Orchid Street-Root篇-2

Shaw 篇 1 2 3 4 5 6 7 8 9

原作者:Yee漪

Root篇 1


写完忽然发现自己把根妹写的平凡的近乎ooc,现在说她是我最喜欢的人物还来得及吗……


惊闻 @翠 退圈一事,虽然从未与翠姑娘交谈过,但是从她的文中可以看出她是个温暖美好的姑娘。谨在此对翠姑娘表示衷心的祝福和感谢,愿她在未来的人生当中一路顺风,平安顺遂。感谢曾经给大家带来的甜蜜的故事,欢迎随时回来。



Chap 6

在Orchid Street那样贫穷而忙碌的生活当中,爸爸和Reese依然不遗余力的拯救着这个提线木偶世界般的奇异鬼域,帮助那些没有屈服于世界真相的清醒者。自由意识的忠实拥趸不少,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不多,但是也足够挤满一节地铁车厢。那些年轻的天才们,喊着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冲向看不见的巴士底狱,却不知他们面对的不是腐朽的王朝而是新生的伪神。

Machine与爸爸抢在Samaritan之前找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剩下的那些只能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默默腐朽。我记不得每个人的面孔,但是我记得,每个人都是惶恐的。他们是天才,至少是聪明人,他们或一帆风顺的或花团锦簇的人生造就了他们过分的理想主义,当死亡以一种君临天下的姿态从黑暗中悄无声息显形,在他们身边喷出绝望的硫磺味的时候,慷慨赴死只是说笑。说到底他们太过年轻,总是没法好好记住自己是个人这个前定事实。

最终他们获得了真正的勇敢——在二十多年之后,当他们重新被我聚集在那个废弃的地下车站的时候,我看到了足够挤满一个车厢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曾经的理念被这个不容许棱角存在的世界磨去了多少,我知道的是他们愿意把自己抽离出羁绊已久的世界走向一个目力可及的深渊,用一条命来报答爸爸、Reese和执着一生的自己。

人的一生都在追求一个了结。有开始,就要有结束,可悲的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个开始都有结束,并非每个人都能与自己和解——这构成了很多痛苦的根源。当年那群年轻人尚且能在二十年后给自己的过往一个了结,但是爸爸却只能死不瞑目——他开启了潘多拉的盒子,却不知自己已保存下了痛苦而甜美的希望。Machine在我过了三十岁之后才向我透露了父亲弥留之际的真正细节——他恐惧的A.I.天启已然初具规模,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延缓了它的脚步,哪怕仅是一点点。

我的爸爸是永远的牧羊人,可他终究成不了弥赛亚。他从未将自己作为一个领导者来看待,他本该是高塔中的天才,可是现实以一种残忍的方式迫使他卷进无妄。爸爸是个能建造出神的工程师,可是他依然是个工程师。领导者该学会的是放弃和毁灭,可他生来只会守护和创造。他陪Reese赴死是否是一种懦弱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资格评判,我只知道他改变了这个世界,而他不遗余力的降低这个改变的附带伤害。没人能批判他最后的举动,他的心累了,所以他的腿跑不动了,就这么简单。我不埋怨他,真的,我得知最后的情形的时候也已经不是个孩子,想着他抛下未成年的女儿的事实时也并没有什么波澜,他尽力了。他把整个世界背在自己肩上整整十年,够了。爸爸他是个人,仅此而已。

我爱我的爸爸,爱身为天才的爸爸,身为神之父的爸爸,也爱生而为人的爸爸。

Chap 7

我至今不能理解为什么Sameen会在那个晚上断定我爱上了Reese。我那时连喜欢Reese都谈不上,只是出于对父亲的尊重对他保持一定的礼貌,在我真正长大之前,我甚至为他们的关系感到不忿。这样南辕北辙的两种感情究竟是如何被联系在一起,我猜连Machine都推理不出来。

我会不择手段的活下去,哪怕背叛一切,我会避免一切让Fiona感受到生养她的人离开时那种痛苦的可能性。直至今日,我依然无法释怀母亲的死亡,更何况是当年还未真正看过世界的我。在我们陷于Orchid Street的漫长岁月,她的美和温柔在周遭污秽的两相对比当中愈发圣洁。她毕业于顶尖的艺术院校,有着无可挑剔的出身,才华横溢,聪敏温柔,像玫瑰花一样美好。这与Reese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是个词汇量不超过一万五的杀手,沉默寡言,即使在后来我真正懂得了这个人的之后,我依然认为他与父亲并不相配。我尊敬他却不能真正与他亲昵,这是个事实。我不为此感到惭愧,他是个好人,可是我依然有权不爱他。

我在那个晚上感到的是愤怒和嫉妒。为父亲与Reese的关系而愤怒,同时又嫉妒父亲能够拥有这样的一段关系。扭曲吗?我也觉得,可是这是真的。

Reese不是我妈妈,那时的我认为爸爸选择他是个错误,却没有想过爸爸需要些什么。我曾经是个只会索取的十六岁女孩,这不光彩,但是这是事实。爸爸和妈妈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一对,可是那样的过去早就碎了,随着妈妈被冲击波震碎的所有脏器一起,他应该也有权利朝前看,陷于往日的伤痛不是对她的忠诚而是对她的背叛,她只希望我们好,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我不知道我爸爸是否知道我对Reese的真正想法,他又是怎么想的,不过那都过去了,别为洒了的的牛奶哀悼。

我很嫉妒爸爸,这简直说得上可笑,可这就是当年的我。我嫉恨于这样的事实——爸爸用他的苹果派和性把Reese喂得服服帖帖,可是我用烤土豆和性却不能让Sameen像Reese那样近乎虔诚的爱上我,哪怕十分之一。那时的我并不知道的是把他们联结在一起的不是食物和性,而是一样的目标和一样的过去。把他们联结在一起的东西不是得到,而是共同失去。当我真正明白的时候,他们已经故去了太久太久,而我和Sameen也已经因为共同的失去而密不可分,正如他们当年那样。我与Sameen的爱情重演的不是历史而是人性。

那天我对Sameen的性爱近乎发泄与抱负,不知为何却被她误解为另一种古怪的情愫,那时的我不想解释,现在的我也不愿意让她知道她是我今生唯一的事实,就让她以为我选择Reese作代父是因为我爱上了她父亲而不是她吧。我们已经成为了那种养育着一个孩子,貌似平静疏离,却不会被死亡以外任何东西分开的中年伴侣——我爱她,只爱她——这样的把柄怎么能让她揪住?


评论 ( 7 )
热度 ( 116 )
  1.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