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chid Street【Shaw篇】 6

电梯间 :1 2 3 4 5

原作者:Yee漪 




文中对美国军队法律教育和大锤的晋升途径纯属瞎掰,若有姑娘有更科学的解读,请务必回复,帮助我改进这篇文章,THX




Chap 12

学校生活不比军队更好,也不比军队更差。直升军事法庭,附属学校那一套。Finch为我制造的假身份有不完美但是足够的GPA,而我又是个战争英雄,一切顺理成章,文职军人的好材料。

我三次顿悟了Machine的意图,第一次窃笑,第二次惶恐,第三次歇斯底里。

军校的日子很平常,装一个慢慢恢复的瘸子并不是很难,我花了3年时间拿到了学位,也不敢落下枪法和格斗。他们说我够聪明也够勤奋,其实我不得不拼命,毕竟那时我是个怀有与无处不在的邪恶天网为敌的妄想的二十岁女孩。当我坐在NSA审查人的面前,听他说起我是几个候选人当中行动、学业和年龄综合打分最优秀的一个的时候我如释重负的得意了一下。我那时以为我的法学院之旅是为了成功入选NSA,窃喜得天真又愚蠢。那几年我与那个女人完全是隔绝的,我与她唯一的见面在我的毕业典礼上,她远远的向我飞了一个吻然后转身离开。

刚刚进入NSA的日子乏善可陈,说到底我不是做文职的材料,我读了一个法学学位打字还是二指禅。转机出现在一次安全渗透,不知哪来的一帮人渗透了NSA的一个基地,我杀掉了两个小队,十二个人,小意思。

之后的事情就顺利成章了,经历了几次谈话,几个考核,我转职外勤。我是个不错的外勤,杀人不难。我是个二轴障碍患者,笼统的说我是个反社会,杀人是个过程,我没有多余的想法。在NSA外勤的位置上干了两年多年之后,我被选中进入北极光,我不知道Machine是否插手了这个过程,不过那不重要。

我被编入靛蓝,5号,搭档Cole。我们在Hersh手下受训,对待恐怖分子需要一点特殊的技巧,不可言传,只能身教。Hersh是个很棒的特工,但他不是很棒的老师,他过分的严肃、严格和严厉。他教我用些更大更重的武器和更小更恶毒的手段,那些父亲没能教我的东西,我猜他一早就知道我是谁,为何而来,才会视我如亲子般,对我倾囊相授而又声色俱厉。

Hersh是一种神奇的存在,他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手段,为这个国家生,为这个国家死,为这个国家救人,为这个国家杀人,他缺乏一个常人应有的道德判断,他把作为自然人的人格的一部分交给了国家机器代理,又把自己的躯壳交托给国家机器使用。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没人能作出道德上的判决,即使作为受害者的一份子,哪怕你真的无辜。他是武器本身。武器杀人,但是武器本身却是中立的。我对Hersh的过去很好奇,他与当年那件事所有亲历者一样无解,他身上存在着一种特质,与Finch相似,某种简单而一以贯之的原则,他们的原则不同,而原则的演绎最终促使这两个人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受到他的影响,万幸也不幸。

北极光的生活挺让人烦躁的,我在毁掉我一切的实体手下干活,清理这个世界。在任何情况下,杀戮都不容易。更糟糕的是,我甚至不知道我杀死的那个人是真的有罪还是因为Samaritan暗中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清楚的知道我成不了Hersh。每一个人人都是自己过去经历的堆积而来的冰川,露在海面上的只是冰山一角。我的过去给了我仇恨的实体,我无法像他那样拥有一个纯粹的目标或者原则,我大概成不了一个好的外勤特工,不过这也同样不要紧,因为在北极光工作了4年后,我接到了调令,进入总部,协助进行相关号码即时识别和重点区域防护工作,我跟Cole被分开,开始了与DevonGrice的搭档。调任的原因是我有外勤经验而法学院背景能够帮我写那些无聊琐碎的报告。我知道我的法学院背景给了我多大优势,这足以让我惶恐——不是吗?那台仁慈的机器有这样深刻的谋划。我不再是那个窃喜的女孩了,我已经亲眼见过了那台敌对机器的强大。力量是没有立场的,但是力量让人惶恐,我在接到调令的那一刻顿悟到了Machine的力量,7年前的因,酿成那张调令的果,我甚至怀疑那场让我成为外勤特工的渗透是否源自她的手笔。我无法想象她忽然发疯的后果,这样的惶恐成了我后来人生噩梦中,母亲血液的味道以外的另一个常客。

在总部我第一次见到了Control,那个阴郁而充满压迫感的胖大女人,那时的我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从那么早就开始与她相关,也绝对想不到我最后会成为她的继任者。而现在,我业已长到了我第一次见她时她的年龄,如果再一次见到她我不知道我会打她一顿,拥抱她还是应该简要的向她汇报我的工作。

    Chap 13

我和Cole是另外一种故事,我们的感情开始于它的结束的时刻,那一切都做不得数,却又永远不容抹杀。

一个人是蠢蛋不要紧,只要智商别太高就行;一个人是个高智商的蠢蛋也不要紧,只要别太执着就行;一个人是个高智商的蠢蛋还特别执着也不要紧,只要别碰上大事就行。一个高智商的蠢蛋碰上了大事还特别执着也不要紧,别拉别人下水就行——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小概率事件,为什么撞上了我两次——Finch是第一个,Cole是第二个。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隐藏在偶然背后的必然,高智商给了他们参与大事件的门票,蠢蛋让他们毙命,而执着每每把身边最近的人拉下水,一次又一次。

我与Cole一起在Hersh手下受训,一起在北极光工作,飞边这个世界打扫角落里见不得人的疯子们。我们吃过很多地方的面包和牛排,在各种各样的房间里做过爱,他那么熟悉我的身体又那么不遗余力的给予抚慰,他一次又一次救了我的命,我也一次又一次救了他的。二轴障碍如我,也不能不珍视这样的忠实。

只差那一次,就那一次。

那时我已经在总部呆了一年多,做的不错,经手很多事,Control的有意栽培,她一早就知道我是谁,只不过那时的我不知道。一切平静无波,我知道我离当年那个女人说的的力量越来越近,直到一份文件打破了这一切——Cole叛变,需要被清除。

Cole不会叛变,我当然知道。他的父亲是个死于伊拉克的武官,母亲不久后自杀,他恨死了恐怖分子,浓烈的仇恨驱使他立即离开普林斯顿,放弃自己的研究,一头扎进国家安全这个永远不能被完成的命题,他不会叛变,因为他不可能背叛他自己。毫无疑问,Samaritan。后来我才知道,Cole在完全不知道背后的一切的情况下,硬是察觉到了Samaritan的非中立。他很聪明,但是还没有天才到能永远躲过Samaritan的监控,他暴露了,暴露在远超四级病毒的危险之下。

我得救他。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行为不仅不负责任而且愚蠢——我明知我几乎不可能救得了他,但是我还是去了。处决有一天的时间窗口,我压下了那份文件的处理流程,应该还能争取更多的时间。直接找Control没有用,我很清楚,所以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线——找到负责整个计划的参议员——他有喊停的权利,只要说服他,Cole还有一线生机。

我混进议员的办公室,小菜,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女人,那时候她叫VeronicaSinclair,秘书。换言之,离权利中心最近的小人物。我和那个女人已经七年没有见过,她的脸颊更丰厚了一些,但腮边的婴儿肥已然消失,穿着职业套裙,没有涂黑色的指甲油,言笑晏晏。她款款走向我,小声对我说Suffolk Hotel,0500,我会帮你。

当时的我并没有真正理解她说的帮我的真正含义,等我领悟的时候只剩凄怆而已。

Chap 14

我在五点零五晃进那间酒店,那个女人打开门,警惕的张望后放我进入,她看上去有些紧张,我本能的觉得这有些不寻常。她说Cole顺着现金流记录挖出了Samaritan罗织罪名铲除的无辜异己和Samaritan手上握着的几个可能影响世界平衡的东西,Cole打算把这些交给Control却暴露了自己,罪证被截获,Samaritan打算借北极光杀掉他。Cole 女搭档将会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处决他。

我站起身,我说我打算马上去切断这个进程,那个女人没有吭声,我当时以为她不打算去,准备一个人走。在我转身背对她的时候,我的脖子梗传来了一阵刺痛感,转瞬我就失去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那个女人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拖向椅子,用自锁尼龙带绑了个结实。那种可厌的甜腻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想来也对,她不害怕也不在意,为什么要紧张?我就那样被那个女人骗过,想起来也是必然,潜意识里面,我永远是信任她的,这很糟糕,特别是考虑到我与她的某种根本上立场对立。

她说我不会伤害你。

我很努力控制自己肌肉的颤动,回答你想干什么?

她说Cole必死无疑,我的行为软弱又愚蠢。然后坐上旁边的吧台,翘起腿看着我。

是的,我知道他几乎不可能活下来,但是我得去救他。这是软弱也罢,这是愚蠢也罢,我得去救他。

她笑着,笑的那么无邪,那么开心,与我们的整个人生格格不入的笑着。我恨她那样笑,我又爱她那样笑。

她说我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卷入了什么,我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了什么在工作。

她让我回答,于是我回答——

我卷入了两个超级人工智能之间的斗争,我为了抹杀Samaritan的存在工作。

那个女人笑了一下问我Cole的死是否有关。

无关,对,无关。我咬着牙说出这个答案。

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伤害,你不认识那个人,你不感同身受,它们理应是无关的。当伤害配上了熟悉的脸的时候,没人能说这不相关。可是,Cole的死确实又是无关的,他的牺牲几乎无足轻重。但是让我平淡视之?我是个二轴障碍,一个反社会,但我是个人,而现在那个女人指望我能做个机器,冷眼看着终极的不幸降临在Cole的身上。

所以,我对她说我明白了,我卷入的事情太危险,我帮助Cole的举动可能会毁了一切,我的命,为父亲和Finch复仇的计划,和清除Samaritan的机会。我说我清醒了,请她放开我。

她放开了我,我揉着手腕,看着她,看着更成熟了,更美艳了,也更危险了的她。我说我想先回去,出门之前我没有交代,怕NSA的工作有什么事。她说去吧。

是的,我撒谎了,我是个多任务的人,我要去救Cole,如果非要我挽救这个世界,起码先纵容我挽救亲近的人。

在我触到门把手的瞬间,她忽然开口,Cole在35分钟前死于Brooks枪下。




这篇文大概是史上肖根戏份最少的肖根同人文了……好歹我可以在肖根同人史上创下个之最,呃……


评论 ( 9 )
热度 ( 134 )
  1. 第七个目击者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ammerPuff
  2.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
  3. Lim在用手帐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