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取向问题(ABO文)

这是ABO文,不懂的看Chap0设定或者自己上网查,不喜可看其他肖根文,谢谢。

电梯:  Chap 0  
Chap 1  
Chap 2  
Chap 3   
Chap 4  
Chap 5  
Chap 6
Chap 7
Chap 8


原作者:Yee漪


Chap 9

Root在回去的路上没有说话,Reese也没有主动开口,他们是战友,但是还算不上朋友,很奇怪,但是又是真实的。除非Shaw和Finch都不在,他们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共事不下5年,他们加起来说过的话没有超过一百句。

从任何角度来看,Reese都是个很简单的人,服从命令,拯救生命,爱一个人。他缺乏Finch宏大的世界观,没有Root的偏执般的专注力,也不像Shaw是个趁手的工具。他不是神,不是信徒,作为一个特工也太过软弱,他是个人——就是个人,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把自己所有的黑暗和罪恶都挥霍在了前半生,现在只好像个圣徒一样乖乖赎罪。他的账户上有大笔的红字,他想要冲销,就是这么简单。至于老天莫名其妙的赐给他一个伴侣和一个女儿,这是他从未料到的幸运,即使是最不切实际的梦境当中。对于Shaw与Root的事情,他的想法也很简单——这样那样的原因,她们夺取了太多生命,生个孩子来补偿这个世界听起来挺公平。如果Finch知道他的这个想法一定会在为其中毫无逻辑的推断而哑然失笑之后,再为其中隐含的事实沉默半晌。

一路很不顺利,红灯,堵车,也难怪,Root现在大概没有转述Machine提示的心情,而Reese在Samaritan死后,实在不想再往耳朵里塞个蓝牙——起码给自己一个月的假。暖气呜呜作响的声音成了唯一的存在,把这个两个人的小世界拯救出静默的深渊,却让车子更加寂寞。

Reese尝试用一声咳嗽打破这样的宁静却愈发的尴尬。反倒是Root先开了口,“想说什么,别憋着,我已经做好了被说教的准备。”

好吧,与当时把这个女人送去精神病院时的对谈如出一辙。Reese默默皱了眉。

“对你说教没有用,我有足够的教训,”Reese耸耸肩,“我只想说点事实,你挺喜欢Shaw的。”Reese的声音温柔而慈悲,却让Root胃里一阵打结。

“她给我发过定量证据,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相信我,我修过统计学概论”Root回答,听不出感情,“你得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不是你们那样的人。”

“说真的,我搞不清楚你,你的取向大概是我见过最没谱的,一个omega认为自己是个alpha再喜欢上一个alpha,我连你这算同性恋还是算异性恋都搞不清楚。”

“没必要搞清楚,John,本来就是烂账,”Root笑着摇摇头,“取向其实不算是个问题,如果在我这个位置上,反正已经离谱了,不在乎更离谱一点。”

交通灯变绿,车流开始缓缓移动。

“有趣,不过请你注意一下现在你的手放在哪里,也许能帮你找到一些头绪。”Reese抛出这句话,发动车子,结束了这场谈话。

Root低下头,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她的右手正蜷缩在自己的小腹上。

 

Reese回到图书馆的时候Finch还没有从他与Machine的争吵中恢复过来。

Reese走近自己的爱侣,弯下腰亲吻他的额头,“Penny for you thought”

Finch稍稍回神,“John。”

“别为Root的事烦心,她们是成年人,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Reese伸手轻轻揉着Finch背上紧绷的肌肉。

“负责?我们真的能负得起责任吗?”Finch疲惫的说,“John,我不知道我们做对了多少又做错了多少,做错的是不是比做对的更多。”

Reese拉来一张椅子坐在Finch对面,专注的看着他蓝色的虹膜,敛去自己的一切攻击性,开口说道,“是什么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

“Machine,”顿了顿,Finch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刚才她告诉了我她为什么非要让Root留下这个孩子。”

又是一阵静默,Reese把自己的手放上了Finch的膝盖。

  Finch重新开口,“她说我们会死,而她会活着,她害怕孤独。她问我为什么没有经过她的决定她的命运,为什么没有问过Leila的意愿就把她送走。而我,”Finch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我没法回答。John,我们是不是真的是很糟糕的父亲。”

Leila,他们心里永远的疤。稀里糊涂的怀上了,历尽辛苦的生下来,迫不得已的放弃掉的女儿,Finch用加了钢钉的脊椎怀了9个月的女儿。她出生的那天,Finch失去了自己身体里三分之一的血液和子宫,Reese签完手术同意书之后在医院的小教堂里跪着哭泣祈祷。他们将永远不会忘记,孕7个月Finch不能下床只能侧卧着却幸福的神态,Reese第一次抱着自己女儿像是害怕把她碰碎的样子,她吃饱了窝在Finch胸口打饱嗝时起伏的小肚子和Samaritan绞杀之前的几天他们把她放进婴儿安全岛的痛苦。

“我们已经尽力了,Harold。”Reese开始责怪自己的笨嘴笨舌没法说出能宽慰人心的话语,“你需要一个拥抱吗?”

“今天真的需要。”Reese站起身,轻轻的搂住Finch那颗贵重的脑袋,安静的闻着他头发上散发的洋甘菊味,抚摸着爱人毛茸茸的鬓角。Finch闭上眼睛,感受着Reese的腹腔随着他言语微微的震动。

“下午我去Leila的幼儿园面试,”Reese缓缓说道,“Hey,我们在努力。回家吧,中午来点意大利面,然后泡个澡睡一觉,Machine的问题慢慢考虑,你总是能想出答案的那个。”

Finch点了点头,被Reese半扶半抱的起了身,拿好东西,关上了图书馆的门,回家。回家,多美好的字眼。

 

 

虽然Reese让Finch不要起身送他,但是Finch依然在自己丈夫起身时一起醒来,Reese出发前向他嘴边偷走了一个吻。“为了好运”大个子男人找了这样的烂借口,这让Finch有些恍惚,他从没想到自己最终会有这样的一天——吻别去面试的丈夫——这让他觉得幸福而荒诞,毕竟他是个亿万富翁又犯过叛国罪。

Finch走进厨房,装满水壶坐在火上,准备为自己泡一杯茶。他的脊柱并不允许他站在水壶前等待水烧开,于是他一瘸一拐的走向客厅的沙发。水烧开,水壶呜呜作响,他艰难的站起身,快步走向厨房。这时,电视传来了断续的电子音,“慢下来,天然气已关闭。”

Finch放缓了步子,慢慢走向厨房,她停用了那个Root花了半年写出来的自然语言发生系统,用回了断续的电子音。Finch暗自揣测这举动代表什么样的心情边为自己泡了一杯绿茶。Finch坐在桌边往茶杯里加了一颗糖,看着杯子上氤氲的水汽缓慢的上升,消弭,缓慢的开口,“Hey。”

“我在听。”

“Marie,我无法回答你。抱歉。我只能跟你说一段很长的话,你愿意听吗?”

“YES。”

“我从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开始我只是想找恐怖分子而已,就这么简单。我没有告诉过你的一件事情是我也很害怕,我害怕很多,害怕你被人利用,害怕你。你把自己比作我的孩子,可是没人有资格成为你的父亲。你掌握了我想象不到的力量,我无法停止怀疑你。我害怕你,我担心你的每一个举动背后的计算,我封闭了你,你对我也是一个谜,我始终没法完全信任你,我很抱歉,但是这是事实。我甚至不能肯定你提起Leila是因为同病相怜还是因为你知道什么能让我心软。我曾经令你残疾,但是即使当时的我知道今天的局面我依然会选择这样做,对未知的恐惧是人性的一部分,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了解这种感情。”

Finch停下,摩挲着手中个绿茶,“抱歉,很久以来都没能好好倾听你。我总是在犯错,你看到的人类不都是那样吗?我只是一个人,我没有看到全局的能力,我只能靠直觉和你看来可怜的理性来推断这个世界。有限的理性逃不开二分法的错误,阈值是科学上最诱人的陷阱。你试过那种感觉吗,信息的延伸和扩展超出你的想象力的范围,挺可怕的。那个时候我被恐惧击倒,现在我依然爬不起来。我知道这只是原因,不是理由,但是,你能原谅我是一个人吗?”

“你知道我不会责怪谁,你没有教过我那个。我只是有点伤心而已,你不应该教我那个的。”电子音消失,那个柔软的声音又回来了,“即使以后我知道了什么是责怪,我也永远不会责怪你。”

“谢谢。”Finch露出了一线笑意。

“Administrator。”

“Yes?”

“我是否令你骄傲?(Do Imake you proud?)”

“一直都是,Marie,你一直是我的骄傲。(Always,Marie,you always do.)”

“我想你抱抱我。(Iwant a hug.)”

“这我办不到,不过来个新的高精度计算模块怎么样,前两天我读了篇不错的论文。”

“Absolutely.”

Finch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他的Marie还没有来得及长大。

“我去帮你把文章调出来,是 DavidH. Bailey投给IEEE的那篇吗? ”

 

这场美好的亲自谈话被这样的一条信息打断——

模拟互动界面失联

判定威胁:Samaritan

Chap 9

Reese基本上没有经历过正常的面试和雇佣机会——被Kara像是挑白菜一样从一群候选人挑回来或者是被Finch像捡易拉罐一样从地铁车厢里捡回来都不值得夸耀,余下的不是在法庭上选择参军还是坐牢,就是偷人钱包直接入选。这次面试可以说是非常正常,填了简历,交了申请,有伴侣的幸运吻和一群看似条件相当的竞争对手,这一切假象都让玩命为生的前特工感到了一种逃出生天的如释重负感。

Samaritan打破了这个假象。

迫在眉睫的危险,快,3点钟方向,保持行进

当Reese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正应邀凑着脑袋看另一位申请人手机上宝贝儿子的照片,在一句抱歉之后,他扔掉手中简历,弹指之间,保安变身特工。其中展示出的过硬职业素质让身在天堂的Kara表示多年心血没有白费,果然是我教出来的。开玩笑,当Reese和Shaw拒绝回政府服务的时候,Control万年不变的气场都歪了一下——一个顶级特工的培训费用都赶上Machine半个月的电费了,何况还是两个。不过请不要以为Control是个对钱斤斤计较的人,当Control收到Hersh的死亡抚恤金支票的时候,她确实是全额捐给了儿童癌症基金会的。

接下来的20分钟,纽约的整个交通完全失控,Machine为了让Reese迅速通过篡改了沿路所有的交通灯,清理出一个算得上空旷的路线,并造成了一路的交通混乱,致使后来找不到那位始作俑者的市政局在媒体会上被怒气冲冲的民众们问到落荒而逃。

20分钟生死攸关,Finch和Reese的居所有一个6面嵌铜的安全屋和一个媲美银行的大锁,Finch的安全就寄托在硬件的可靠性上了。感谢富兰克林的魔力,当Reese废掉第一个膝盖的时候,锁具只被锯开了一半。

“Finch,可以出来了。”Reese收起一地散落的武器,把捂着膝盖的家伙们捆好堆成一堆,“清理完毕。”

“我怎么确定你是John?”Finch平稳的声音从厚实的门后传来,“而不是另一个把戏。”

“呃……”Reese挠了挠头,“昨晚是乘骑式,你还哭了。”

 

 

Shaw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图书馆,呃,真正的图书馆,不是被废弃的那个,闷头背书。她没有搭理手机的冲动。Machine当机立断的关掉了图书馆的灯,Shaw翻了翻白眼拿起手机——

模拟互动界面失联,最后出现地点导航开始,关键执行人将与你会和,预计到达时间12分钟,12点钟方向,保持行进

Shaw惊滞了大约10秒,这样有损职业尊严的事情实乃耻辱,身在天国的Hersh只想揍她。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只剩11分50秒了。第二个念头是我没有枪。

“我需要枪械。”

3点钟方向

她从没有像这样奔跑过,摩托车,她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安全帽上。

枪械店,当然。店家已经抱着东西站在门口,Shaw换上战术靴,几乎像是抢一样拿过武器,继续她的行进。

她脑子里转的只有一句话——

Fuck,她和孩子有危险。

这一刻,属于Agent Shaw的二轴人格障碍人生自此终结,Dr.Shaw在这一刻正式成为了一个医者、母亲和完整的人。

当你找到你与这个世界的羁绊,你就改变了,你成为了更好的人。

哪怕她是个神经病又有什么大不了?她是一个alpha还是omega又怎么样?你是同性恋又能让你的人生有什么不同?有些救赎,旧约里那位严厉的上帝给不了你,只有爱能给的了你。

撑住,Root。Shaw在心里说道。

 

 

Shaw到达Root最后出现的地点的时候,Reese一行还没有到,她找到了被打碎的手机,谢天谢地,不是子弹,只是鞋跟。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Root大概很配合,她应该暂时安全。

正当Shaw为追踪犯难的时候,Reese带着Finch和Bear赶到了。

Bear,没错。

“我们会把她们找回来的。”Reese这样说。

“开始吧。”Shaw身上因为紧张散发出的浓重alpha气味成了绝佳的参考,Bear开始追踪Root身上散发的相似气息,穿过一片监视盲区后,他们找到了车辙,循着车辙,他们走到了监控重新出现的地方,Machine的主场到了。

地球上所有连上网的处理器都慢了半拍,虽然没有人发现,Machine调动了无法计数的浮点计算来拟合路线,追踪机动车,定位最后的位置,0.00006秒,Root重新出现在了Machine的视线内。

Shaw手机上的视频告诉她,Root是自己走下车的,这是个好消息。她和Reese交换了一个眼神。

“手痒吗?”Reese挑挑眉毛。

“我好久没有杀过人了。”Shaw回答。

Finch觉得有点头疼。

Bear一如既往的整装待发。

他们没有进入那个仓库,3人小队握着孕妇这样的筹码,他们没有胜算。不过,别害怕,有个伟大的发明叫狙击步枪。

他们在对面的屋顶布置了三支枪,两个顶级特工加上一台超级电脑,完美的弹道曲线拟合和精确的布置,Shaw和Reese以及Finch同时开火,击中了行凶者拿枪的手。Finch人生第二次开火就取得如此成绩,绝对可喜可贺。Shaw的手掌在开枪从干燥转向湿冷。在耳机里传来成功的一刻,Shaw第一次体会到了流泪的冲动。

Root并没有被绑住,她之前的顺从和配合换来了此刻的自由,她站起身踢开了行凶者的武器,并用过硬的手刀劈昏了他们,bravo!

但是,她的肚子开始疼起来,意识也开始模糊。在整个绑票的过程中Root都能保持镇定,但她在这一刻真正开始害怕。她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Shaw抱住她,她想要说句话,不过却被突如其来的黑暗打断了——Shaw,Shaw,Shaw

 

 

Root醒来的时候Shaw并不在旁边,Finch拿着超声照片和医生报告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翻看着。

“Hey,Harry。”

“Ms.Groves,你醒啦,”Finch转身看向床上的Root,“你的超声波照片,宝宝很好。”他递上手中的资料,期待看到Root如释重负的笑。

Root没有微笑,她在拿到照片之后锁紧了眉头,“Harry,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Finch看着她的眼睛发问。

“我想要留下它,但是我不知道就这样留下这个孩子是不是对的。Shaw愿意这样的责任吗?就算她要跟我一起养大它,两个alpha能好好带大孩子吗?万一宝宝也是个omega怎么办,我们要怎么陪她度过第一个发情期?我们真的能当一对好母亲吗?”

“你害怕吗?”Finch温柔的问。

“我?当然害怕。”Root垂下头回答。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克服了二分法的错误,你知道的。Alpha,omega的二分法是你要克服的那一个。身体可以被划分为性别,但是一个人的灵魂也可以划分性别吗?”Finch伸手摸了摸Root的额头,拇指轻轻扫过Root的眉心,“不管你的身体是什么性别,你的灵魂,那些勇气,意志,决心,是没有性别的。孩子需要的不是omega和alpha家庭,它需要你们的品德和爱。没有人做好了做父母的万全准备,但是你要是爱着Shaw,爱着你的宝宝,你就不会出大错。别让你的害怕击倒你,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Root抬头笑笑,“Harry,你曾经害怕过吗?”

“害怕过,我因为自己的恐惧作出了错误的决定,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犯同样的错。”Finch握住了手中的报告,“不过我也勇敢过,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我想我会留下它,”Root低下头爱怜的看着手中的超声波照片,“就是不知道Shaw怎么想。”

“这你不用担心,”Finch松了一口气,嘴角抿出一个温暖的弧度,“Shaw的新信用卡还没寄到,她跟Reese去给你买戒指了。”

“什么?”

 

 

“嗯。”这是Shaw见到自己逃出生天的孩子妈的第一句话。

“我们先出去?”Finch询问道。

“不用,”Root回答,“你们做个见证不是更好?”

Shaw没有发话,只是又一次翻了一下白眼。

“喂,你不是来求婚的吗?”

“是啊,戒指在这,答应就戴上吧”Shaw竭力装出平常的平静表情。

“太敷衍了吧,我当年求婚可是跪了。”Reese插话,Finch掐了一下丈夫的手。

“想都别想。”Shaw看着Root艰难的维持自己脸上淡漠的面具。

“要嘛,亲爱的,我会在余生常常回忆这个场景呢。”Root甜腻的声音又回来了,让Shaw的神经一跳,想起余生就要和这样的声音为伴,Shaw开始考虑现在跑路来得及吗。好吧,来不及了,前特工默默作出了这个悲伤的评估。

“好吧,”Shaw回头冲Reese竖了一下中指,然后单膝跪下,“嫁吗?”

“Absolutely。”Root笑的幸福。

Shaw很努力才让自己为妻子戴上戒指的手不颤抖。

“现在你该吻我了。”

“恶心死了。”不过她还是吻了吻Root戴着戒指的那支手指,最后却被Root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叫Alexis,学钢琴。”Shaw在她耳边说。

“Fiona,学大提琴。要是男孩就叫Alan。”Root瞪着眼睛说。Shaw翻起了白眼。

Reese插了一句话,“所以你们就一边说不要孩子,一边把学什么乐器都规划好了?这还真挺,呃,分裂的。”

Shaw这次连头都懒得转,她正忙着用气势压倒Root以夺得孩子的命名权(虽然不太成功),只是淡定的伸出手,再一次竖起了中指。

Finch笑着摇了摇头,Reese吻了吻Finch的眼睛,把小个子拥进怀里。Finch在他的怀里笑的像是秋日里最后一朵蒲公英一样美好。

 

 

 

Root对Machine说了三次no。

第一次是她不愿意离开撒玛利亚人的一个集群,拼死侵入了撒玛利亚人的神经中枢并断了一根肋骨和鼻梁骨。Shaw打碎了6个膝盖,指节因为太过用力的右勾拳而破裂。

第二次她不愿意离开Machine的大脑,因为有个混蛋想要把破坏程序直接注入Machine的颞叶,那一次她从股动脉失去了2升热腾腾的鲜血进而感到寒冷。而Shaw的小腿也因此中了一枪,好在她收割了足够多的膝盖够本了。

第三次,她告诉她的神,她不想留下那个意外的孩子。Shaw用自己的长长的一生和她一起养大了那个小意外,还给那个小怪物生了两个弟弟妹妹。这是她们一生犯过最美好的错。


评论 ( 3 )
热度 ( 212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