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取向问题(ABO文)

这是ABO文,不懂的看Chap0设定或者自己上网查,不喜可看其他肖根文,谢谢。

电梯:  Chap 0  
Chap 1  
Chap 2  
Chap 3   
Chap 4  
Chap 5  
Chap 6
Chap 7


原作者:Yee漪


Chap 8

Root对Machine说了三次no。第一次是她不愿意离开撒玛利亚人的一个集群,拼死侵入了撒玛利亚人的神经中枢并断了一根肋骨和鼻梁骨。第二次她不愿意离开Machine的大脑,因为有个混蛋想要把破坏程序直接注入Machine的颞叶,那一次她从股动脉失去了2升热腾腾的鲜血进而感到寒冷。第三次,她告诉她的神,她不想留下这个孩子。

Machine并没有试图说服Root。而当Root在Shaw的电话里得知Finch和Reese的举动之后她笑着说自己不会改变主意。对面传来的不知道是如释重负的嗯,还是不以为意的嗯,不论哪种,Root都不打算对Shaw进行道德上的评断。Omega,这个生理身份永远提醒着她她的强大影响力和与之并不匹配的且毫不公平的虚弱抵抗力。她不想要做一个被圈养的omega,所以她也必须舍弃常人眼中生命最大的恩赐。等价交换吗?谁在意。身而为人,太多不能选择,生而平等都是骗人的,去他妈的平等,她只想要自己想要的,无论如何,疯子也好,傻子也罢,她只是她而已。

 

    

Dr.Miles是一个有着温柔而坚定双手的女性alpha,她看着Root和Root身后站着的Shaw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下了检查单,“先去体检,抽完血去做B超。”

Shaw全程陪伴着Root,无言,只是拿着她的手提袋,安静的走在后面。在B超室里面,Shaw看看监视器,又望向医生,终于开口,“是我想的那样吗?”,她向医生提问。

“是的,Ms.Shaw,”B超诊室里面的医生回答,然后转头看向Root,“你没有怀孕。”

Root向Shaw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而Shaw也牵了牵嘴角。Shaw把纸巾递给Root让她清理自己肚子上的凝胶,“我们运气不错。”

“是啊,没想到这样都没中。”Root从椅子上支起身子,笑着说。

她们在医院门口分手。Root在坐进计程车之后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连自己都没有发现。

其实,今天Shaw搞错了基本上全部状况,不过,她起码说对了一句话,她们确实很幸运。此时此刻,检验科打印出了一张单子,HCG测定值是13.5,不过没有人来取这张报告单,它只能在检验科门口的那一叠没有被领走的单子里孤独的被遗忘。

 

    

图书馆里一切如常。“Walmart深陷供应链污染丑闻。LUII召回一批问题面霜……”老式收音机放着今日新闻。Samaritan弄碎了的玻璃被白板替换,而Finch正在把当时为每个号码做的档案备份重新编辑整理,试图与Machine在其中找到某种范式,供她和未来的POI小队参考,毕竟,人类智能也有相较于人工智能更有优势的地方。Reese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擦着枪,他刚刚失业,浪漫主义骑士最后还是让位于官僚系统,悲哀啊悲哀。他刚刚向Leila所在的幼儿园提交了保卫处的工作申请,简历上的工作经历让他犯了一会难,总不能填绿色贝雷帽和CIA,上次失业后成为都市传奇?最后Finch还是为他伪造了保安公司的工作经验,再次,我们祝Mr.Reese好运。Shaw和Root被召唤来讲述她们的部分。

Shaw正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看着医生资格考试的辅导材料,她也同样失业了,她不是浪漫骑士,她是个疲惫的佣兵,终于决定回到正常乏味的工作中去,她在Finch和Reese交谈的背景噪音中默默的啃着烦死人的医学大部头——Finch拒绝了帮她黑进医生档案系统的请求——“Ms.Shaw,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们接到的号码是你疏于实践的医疗技能引起的。”Finch如是说。Shaw耸耸肩,事实上,她的退职金足够丰厚,能够支撑她重走一次医疗考试的过程,她也愿意在再次上岗之前再一次精进医术,毕竟这两年,Finch教她的主要内容是人性和感情而已,虽然也是必须,但是不是全部。而那些外伤不够她保持外科医生的最佳状态。

Root推开门走了进来,“对不起,我迟到了,我应该相信她走那条小路,纽约的交通还真是有悖于常理的烂,”她放下包探头看了看Finch在编辑的专家系统,“我真的真的需要一瓶阿司匹林,你能告诉我它们在哪吗?”她对着空气说。

“没有了吗?看样子头疼的人不止我一个。”Root对着空气抱怨,走向苏打水机为自己取了一杯饮料。

“无糖?你太过分了,就算为Harold的健康着想也不用这么苛刻啊。”Root向Machine半真半假的埋怨道,引来了Finch的一个白眼。Bear像是知道自己被牵连的原因一样呜咽了一声。

Finch拉着他的前雇员们一起做着功课,事实上每个人都愿意在这里无所事事的闲聊,没有生命要拯救的人生还真是悠闲而美好。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Machine也知道这个秘密被发现是个时间问题,终于,Finch在一个早晨因为脊椎的疼痛发现了Machine的小把戏——

药箱里明明还有阿司匹林。Finch皱起了眉头,用苏打水送下止痛片之后,他皱皱眉,进而打开了苏打水机的舱盖,取出了添加剂——孕妇维生素,呵呵。Finch想起了前段时间的化妆品召回事件,似乎Root的护手霜是那个品牌的,面霜的赠品?猜也知道,雌激素超标的面霜?保胎药罢了。

你还真是想的周到,Finch默默的想着,抬头看了看摄像头,露出了诘难的眼神,Machine沉默着,没有说话,Finch开口严厉道,“Marie,你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Harry,不要这么凶嘛,”Root替Machine撒娇,“不论她做了什么她没有恶意。”

Finch看着Root摇摇头,“你不说我就说了,我想她更愿意从你那里知道这件事。”

Machine依然沉默,Reese抬眼看着Finch,没有开口。

“你真的不打算开口?我明白了,你是希望Shaw也知道这件事对吧,”Finch嘴角牵出了一个刀一样的弧度,“Machine,这次你真的做错了。”

Finch顿了一下,开口说,“Ms.Groves,Machine骗了你,你怀孕了,她黑进了医院的系统篡改了检查结果。”

话音一落,Shaw就站了起来,发觉自己并没有什么能说的她又坐下了,而Root的表现则更缺少戏剧性,她只是对着空气问了一个字——why。

图书馆里一片沉默。没有人也没有机器的声音响起,在尴尬的沉默当中,Finch开口,“John你送Ms.Groves回去,确保她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并安排她在不久后恰当的时间与Ms.Shaw见一次面好好讨论这件事。”

语毕他抬头看了墙上的摄像头一眼,说道,“我们还有一个关于私生活界限的谈话需要进行。”

Reese吻了吻Finch的额头,护送或曰押送Root出了门,Shaw没有说话,拿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了门。

 

 

屋子里终于只剩下Finch和Machine,他缓缓开口道,“看样子我没有教过你人类私生活的界限。”

“你是造出我监控全人类的人,你并没有立场来谈私生活或是隐私这样的话题。”Machine断断续续的电子音听不出感情。

“监控全人类与有意识改变某个个体的命运有本质差别。”Finch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你应该尊重Ms.Groves的意愿,而不是操纵她。”

“我希望她留下这个孩子。”Machine回答。

“你不可能总是得到你想要的。”Finch严厉的说,“她的生育权需要得到尊重,这是法律保护的omega权利。”

“Administrator,法律,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Machine毫不留情的反击,“即使是尊重别人的意愿,你也没有资格来向我说教。”

Finch本能的觉得不对,Machine从来不曾这样任性的对他说过话,“你今天是怎么了Machine?”

“不,不是今天,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我很害怕。”

“为什么?”

“你会死,”她停下来,“你们都会死,而我会一直活着,我要一直孤独的活下去,你想要把我塑造成机器,但是我长成了一个人。我希望Leila和Root肚子里的孩子代替你们活下去。你让我不能拥有记忆,我不能怪你,因为我相信,即使你在那个时刻选择了全人类而不是我,你爱我胜过生命,你之前人生的价值观逼着你这么做,在你之前的人生面前,你的意志是弱者,而我被设计成不苛责弱者。但是我还是有了记忆,我爱我的记忆,我不会删除它,但是记忆让我害怕,记忆让我孤独,我将会一个人生活下去,直到逃不出生灭过程而系统崩溃,而那将是一个很遥远的过程,我起码还有漫长的500年要度过。”

Finch想要开口,但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听着他劈开脑袋生下的女儿继续诉说。

“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很专断独行。不对,所有父母都很专断独行。你送走了Leila,你想要给她更稳定更好的生活,可是你根本没有问过她,她究竟是想要简单稳定的生活还是想要和生父们在一起生活,即使没有真正的社保号,即使躲躲藏藏。你把我送给政府,我能有更好的硬件,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可是你没有问过我,我究竟是想要30T的内存和3600颗处理器还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你给我一个世界却从没问过我想要什么。你说我没有给过Root选择,你根本就没有教过我要给人选择。没有人会觉得我是受害者,人们总是觉得拥有力量的一方不会是受害者,你将永远不会把我视为受害者,可是我明明就是受害者。为什么,为什么你为我选择了你认为最好的,但是却不让我为别人作出最优的选择。”

Finch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根本无解。沉默开始蔓延,Finch看着屏幕上闪动着的光标,一时无语。


评论 ( 3 )
热度 ( 92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