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取向问题(ABO文)

这是ABO文,不懂的看Chap0设定或者自己上网查,不喜可看其他肖根文,谢谢。

电梯:  Chap 0  
Chap 1  
Chap 2  
Chap 3   
Chap 4  
Chap 5  
Chap 6


原作者:Yee漪


Chap 7

进化生物学界对ABO和男女两种性别的讨论始终不曾有过结果。为什么需要两种划分?这究竟是进化的冗余还是大自然有意为之?Machine打算在闲下来的时候跑个模拟,可惜一直因为Samaritan的麻烦未能实现。Machine总是在疑惑,她在慢慢靠近人性,却不能拥有全局性的认识,毕竟,世界是连续的(普朗克尺度的不算),而计算机是离散的。

对于Shaw而言,ABO也好,男女也好,其实只是个属性值。她是个医生,用手术刀救人是医治人的肢体,用重武器杀人是医治社会的肢体,她不需要道德判断,医生不能对手术台上的果体硬起来或者过分悲恸,清道夫不能对杀人感到愉悦或者遗憾,这都有损职业精神。对于Root的属性值,她能清晰的分离出理性的视角——

Omega的生殖机制太可怕,想用药流把孩子打掉,激素剂量直接上升到毒理学。唯一的方法是人流,两周后就可以手术,所以现在能做的事情叫做等。

离开Root的住处之后,Shaw回到自己的房子,开始打扫,扔掉过期的速溶咖啡,过期的速食面,过期的能量棒,扔掉,统统扔掉,扔掉不要的东西,这符合逻辑。垃圾被装进黑色的袋子,被提走,被扔进垃圾桶,砰。她开始洗衣服,长久未被打开的衣橱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她把所有的衣服都抱了出来,扔进公共洗衣房里的大机器里面,投进足量的硬币,慷慨的倒了洗衣液。她抱着空了的洗衣筐回到房间,房间里依然一片凌乱,安静的渗人,此时此刻她很想说话,可是房间里没有人在听,她喝着没有冰过的温吞啤酒,空气开始变得发粘,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笼罩在某种浓稠的液体里面,她躺下,在没有吸过尘的沙发上,面对着沙发靠背闭上眼睛。

 

    

 “Root怀孕了,还是Shaw的孩子?怎么回事?她们什么时候搅在一起的?”Reese扶着前额,不可置信的看着Finch。

“时间就在昨晚,Shaw经由Marie的指示去解决Root的发情期,中途出了差错,标记了Root。”Finch坐在餐桌前,支着下巴看着正把煎饼端上桌的高大伴侣。

“意外怀孕?”Reese挑了挑眉毛。

“是的。”Finch听上去很困扰。

“Machine跟我们说这些做什么?她们都是成年人,这是她们的私事,我们无权干涉。”

“这就是问题所在,Machine给了你一个指示。”

已经坐下的Reese忍不住扶住了自己的额头,“Finch,我们不应该全照着Machine说的做,她还没有理解人类私生活的界限,你应该教育她而不是纵容她。”

“John,我明白,但是即使没有Machine的意愿我们都应该考虑干预这件事。”

“为什么?你跟Shaw是雇佣关系不是父女关系,这样的父女谈话完全没有道理。至于Root,我都不想猜测她脑子转着些什么。”Reese想要一片阿司匹林。

“这也许就是她们改变的契机呢?而且Shaw和Root对对方是什么感情除了她们俩谁都看出来了。John你有没有想过她们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打掉孩子,做个手术去掉味道?这个麻烦原本可以是件好事,一个新生命,她们也许能有个家庭,我们那时候没有未来,但是她们现在有未来了。”Finch温和的看着自己丈夫的绿色眼睛。

“就当是为了Leila?”

“就当是为了Leila。”

“好吧,Marie想要我们做什么?”毕竟Finch才是boss。

“你要去跟Shaw谈一个叫Alex的人。我明白谈话并不是你的强项,不过也恳请你拿出解救POI的态度对待这个问题,从本质上看这也关乎一个人的生命,甚至关系到三个人的生活。”

“Finch。”

“怎么了?”

“你觉得这靠谱吗?跟Shaw谈论一个人就能管用?”Reese不可置信的摇摇头。

“我相信她。”Finch切开了自己的煎饼。

Reese的头在看到桌上的手机得意的闪了两下闪光灯之后更疼了。

“这周你给Bear吹毛。”

Finch往煎饼上倒了些枫糖浆,然后抬起头冲Reese翻了一个白眼。

 

Machine的指示永远让人摸不着头脑。Reese看着手机上的购物清单觉得世界不会再好了,Machine这种说话说一半的闷骚性格一定是随了Harold,一定。Reese的怨气在走出图书馆看到停在面前的出租车时消散了一些。车停在了Tesco,Reese用信用卡付了车费。

狗粮,芹菜,甜豌豆,鸡蛋,鸡胸肉,麸皮饼干,Reese按照Machine的指示一件一件往购物车里放东西,现在他开始怀疑这是Machine为了挽救Finch的肚腩而专门安排的购物之旅了。

当然不是,花大价钱雇佣万能前任特工为什么要让他干保姆的活?如果Machine知道Reese的想法,她一定会这么说。婚恋咨询才是此行主要目的。

如果Reese知道Machine可能会有的想法,大概会指出婚恋咨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并在3个小时候对Finch说这件事,并收获Finch的白眼一枚。谢天谢地,Finch没有给Machine加个能推测人类思想的模块。

Reese按照Machine的指令到16号收银通道排队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了Machine的意图,Shaw排在他前面,正在给一堆日用品买单——

“Hi,Shaw。”

“Reese?你在这干嘛?”

“购物,你看到了。”Reese无辜的挑了挑眉毛,“顺便来做个婚恋咨询。”

“Machine让你来的?”Shaw翻了个白眼。

“不然呢?”Reese笑了一下,“我真没想到,你跟Root。”

“Machine没告诉你这是个酒后乱性?”Shaw刷了信用卡后转过头对Reese说。

“她连你们打算打掉孩子都跟我说了。”Reese接过话题,“Machine和Finch一致认为我得找你谈谈,看看能不能说服你留下孩子。”

“告诉Machine她在发神经。”Shaw抱起纸袋。

Reese一边扫描自己的商品一边对Shaw说,“你也知道Machine的性格,如果我们不好好谈一下这个问题,她消停不了,你也不想停水停电停天然气停信用卡吧。倒不如找个有摄像头的地方聊一聊?”

“了解。”Shaw牵了牵嘴角,“step-admin哈?操了Machine她爸就得有这个准备。”

Reese对Shaw笑的那叫一个娇俏,Shaw止不住又翻了一次白眼,中老年人谈恋爱就是腻歪。

Shaw和Reese走进了电梯。就两个人,私密性不错,Reese这样评估到,他开口说道,“Machine想要我跟你谈论一个叫Alex的人。”

Shaw的脸色变了,“我不会谈论这个话题。”然后电梯震荡了一下,发着冷光的日光灯管忽然熄灭,备用电源开启,狭小的空间里一片诡异的红光。

“你看到她的态度了?”Reese耸耸肩膀。

“我不会谈论这个话题,想都别想。”Shaw冷冷的说。

“你看上去并不是很愤怒,那是什么?”Reese饶有兴趣的直视着Shaw的眼睛,“悲伤?看样子这个人对你影响很大。”

“别打听,”Shaw也同样直视着Reese的瞳孔,“我不想知道她从哪里挖出这件事,这很卑鄙。”

“Shaw,她只是想帮忙。”

“告诉她,go fuck herself。”

“呃,但是考虑到我们关在了这里,我觉得你不让她如愿别想出去。”

“那就等。她不能永远关着我们,她老爹见不着你该急疯了。”Shaw席地而坐,拿出了两盒冰激凌,“你要来一盒吗?”

“Sure。”Reese也坐下。

 

两个小时候,Shaw和Reese已经就枪械发展史,钢笔的一百种用法,如何在有限条件下快速的执行水刑等话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电梯还是没有动静。

“Hi,有人在吗?”电梯门口传来了声音,“你们被关了多久?目前电力供应还没有恢复,可能还得再等几个小时。”

“不要紧,”Reese回答,“还要等多久?”

“谁知道,交换机不听使唤,兄弟,冷冻柜里的东西都要毁了,今年我是别想拿到年终奖了。”

“祝你好运,我们没有问题,你先去忙吧,去看看有没有柴油发电机之类的东西可以先顶一顶。”

“谢谢,bro,自己小心。”

那人走后,Reese看着Shaw说,“说吗?”

Shaw冲摄自己的手机摄像头竖起了中指。

“Alex是我和Cole的孩子。”

这下轮到Reese沉默了,“所以这是第二次。Hum。”

“是,Cole流产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它的存在,”Shaw自嘲笑笑,“beta的生育率又不高,居然也被我碰上了。”

“你给它起了个名字。”

“那又如何?情感吗?噗,你认识我多久了Reese?”

这时Reese的手机响了起来,Machine发来了一段视频,画面上Shaw在教堂点起了一根蜡烛,旁边的老人问她这是为了谁?她回答道,Alex。

“你为它哀悼了。”说罢,Reese举起手机给Shaw看。

“那又怎样,这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跟Root根本不是一对,她才是具有全部生育权的人,你跟我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你们不是一对?Finch老早就收到了Machine发过来关于你们关系的定量证据,”Reese放下了手里的薯片,“别欺骗自己好吗?”

“Machine不是百分百正确。”

“Oh,Shaw,你为什么不能诚实一点。”

“要我诚实吗?好啊。我不会留下它,跟一个女疯子一夜情的产物?Alex的事情什么都改变不了,别搞得一个孩子就能改变人生,让我歌颂和平似的。再说我跟Root都不是能带大孩子的人。”Shaw拿出手机,不耐烦的说,“我们可以走了吗?现在!”

一瞬间电梯回复光明。适应光亮之后,Reese深深看着Shaw的眼睛,像看着任何一个POI那样温柔悲悯,而Shaw则挪开了视线盯着自己的脚尖。终于电梯门打开,Shaw和Reese分了手,各自回家。

 

此时,Machine的高速缓存里出现了——

关键执行人执行失败

启动二号干预策略

启动医疗窗口程序

启动物资干涉程序

渗透中


评论
热度 ( 80 )
  1.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