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取向问题(ABO文)

这是ABO文,不懂的看Chap0设定或者自己上网查,不喜可看其他肖根文,谢谢。

电梯:  Chap 0  
Chap 1  
Chap 2  
Chap 3   
Chap 4  
Chap 5  


原作者:Yee漪

Chap 6

不得不说,在对技艺的精进这个问题上,Shaw从来不遗余力。心脏病人?剩一口气就能给你救回来。膝盖?一枪一个,美国队长来了也挡不住。做爱?呵呵,放着我来。

对于Shaw的专精精神,Root表示非常满意。高潮过后的Root正好整以暇的看着Shaw在她的两腿之间忙活。

在某个微妙的时刻,Shaw拔出了自己,把液体洒在了床单上。

“抱歉,你还是得洗床单。”Shaw顺势大喇喇躺在了Root旁边。“好消息是闻起来你的发情期好像已经结束了,你的味道下去的还真是快。”

“不要紧,免费睡了你已经很感激了。”Root回应,“刚才Machine说没有全程贴药有百分5的几率会怀孕呢,Shaw你要不要我给你生个孩子表示感谢?”

“我猜你没有注意她加上了正常女性omega的定语吧,你用alpha激素多少年了?15年还是20年?你那时候还在青春期吧?搞不好你根本不能生育。”Shaw闭着眼睛宣判着,“反正你也不想要生育吧,不是正好。”

“Shaw,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疯子,还是个怪物?”Root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看不见。

“我觉得你是个甜心。”Shaw翻了翻白眼,“Fuck off。”

是的。我是个疯子,也是个怪物,还是个甜心。我有omega的身体,我生来是易碎品,我生来是个任人碾压的婊子。我不要做易碎品,也不要成为什么人的婊子,我要真真切切的活在世上。我要爬上最高的山峰以观看世界,我要潜入最深的人心以嘲笑上帝,我要追寻最伟大是神以涅槃自身。我是个黑客,我是个杀人犯,我是个狂信徒,我曾手染鲜血,我也拯救生命。我比任何人都更接近人混乱的本性,我比任何人都更接近真正的秩序。我是这场盛大的布朗运动的一员,我又是这场盛大的布朗运动的旁观者。我是这个这个,我是那个那个,我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Shaw,喝一杯吧。”这就是Root对上述乱七八糟的结论。

“好。”你不能指望Shaw能拒绝酒精。

Root赤身裸体的走出房门,拿了一个杯子和两瓶伏特加。把一瓶酒塞进了Shaw的手中,又为自己倒了半杯。

“她告诉我你不喜欢杯子。”

“全知全能,哈。”说着打开瓶盖。

“敬二进制。”火热的酒液流入食道,烧伤了两个人的胃。

在事情开始变得失控之前,Machine给过Root她喝多了的提示,不过Root和Shaw一致认为有必要为撒玛利亚人之死醉一场。

当血液酒精浓度升高,她们的话题逐渐从“你还记得control那张臭脸吗?她根本就是自作自受。”变成了“貌似只有女性omega蹲着尿尿,不是,我知道你是个alpha,那你也得蹲着尿尿,那是什么感觉啊。”

然后事情发生了。就这么发生了。事实证明用嗅觉判定发情期的结束根本不靠谱。而裹着床单其实是比全裸更性感的举动。

酒后乱性,当然。

Shaw在第二天早上真正领悟到了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真谛。

很多年后,当Shaw从Root身上滚下来去婴儿房查看老三是尿了还是饿了的时候,她晃着小Shane给自己一生的性爱经历排了个座次——怀上Fiona的那场性爱,即使双方都记忆模糊,也还是排在了前三名,并在“影响我一生的事件”排行榜上荣登榜首。

回到此时此刻。

在Machine的高速内存中出现了这样几条信息——

模拟界面怀孕几率——95%

估计身心受损几率——98%

进程:干预

发送信息至管理员

发送信息至关键执行人

管理员无法联络

关键执行人无法联络

原因分析:管理员和关键执行人因发情期使用系列屏蔽系统,无法连接至有效设备

进程:中断

 

Reese吻着Finch后颈上的疤痕,一派温柔的在柔软的大床上把Finch往天堂里带。同时,Shaw把Root摁在了墙上驾着她的腿让她的脊椎一次又一次撞向坚硬的墙面。

除了Machine没有人知道现在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于是乎,高潮后四个人各自抱团睡觉,Machine无聊的数着秒,向管理员和模拟界面发送了消息,等待第二天早上一切爆发——天可怜见,她真的是无辜的。

 

 


在Finch终于开始和Machine说话之后,Machine在Reese心里的形象从不可靠的神变成了缺爱的小丫头。Machine抓住了一切可用的继电器,三极管和集成电路玩命跟她的admin补偿失去的美好亲子时光。从杜威十进制,到I like your new jacket(我喜欢你的新外套),I want anew heuristic algorithm module(我想要个新的启发式算法模块),I want a new multilayers neural networks ,not the one used by Samaritan(我要个新的多层神经网络,不要那个撒玛利亚人用过的),从神到人的过程就是这么简单。Machine从来没有这么像个人过,而Finch也从来没有这么像个溺爱的老爸。私下里Reese曾经问过自己Finch对TM的态度转变究竟有多少是源自Leila的移情,如果Finch在生下了Leila之后才创造出Machine事情又会有什么不同。他没有问过Finch这个问题,Machine又不姓Reese。对了,Machine跟Finch要了个名字,Finch给她起名Marie,Marie Ingram-Finch。半人半神的家伙通常都是非婚生子,不信你看希腊神话。

Reese不满意,事实上Reese很不满意。倒不是说自己的omega跟别的alpha有个“孩子”,而是Machine实在是太闹了。甚至是在Finch难得的发情期,Machine也不肯消停,关掉手机,关掉电脑根本没有用,Machine能让整条街铃声大作,路灯闪烁,弄得邻居们怀疑哈米吉顿要来了,直到Finch重新打开耳机。而更让Reese不满意的是Finch居然就这么惯着了。你看,这就是继女是个神的麻烦。于是,万能的特工终于在屋子里制造出了一件安全室,柴油机供电,法拉第屏蔽,360度光线阻断,3层真空玻璃隔音。为了性生活。你看Libido果然是人类行为的本源,弗洛伊德得意的想。

此时此刻,Reese正躺在Machine-free的屋子里面搂着Finch生产后变得更加柔软的腰用鼻尖蹭着小个子omega的后颈。

“John,几点了?”

“8:46,发情期结束了吗?你感觉怎么样?”

“应该是结束了。”说着拧亮了床头灯,两个人一起在灯管下眯起了眼睛,“我们得着手写POI处理指南了……Mr.Reese!”

Reese此时正亲吻着Finch肚子上为了生Leila留下的疤痕,“Harold,别这么急着开工嘛,给我放个假,当个好老板。”

忍不住摇摇头,Finch摸着Reese的发尾叹着气说“我真不明白你的热情从何而来,John,对着我这样松松垮垮的身体你还像个高中生似的。”

“注意你的用词,Mr.Finch,那是柔软,你的产后恢复棒极了,我喜欢的都留下了。”Reese促狭的在Finch嘴角偷了个吻,“我去做早饭。”

前特工Reese打开门的瞬间,受到了一定的惊吓。房间,呃,活了。吊灯在闪着长长短短的摩斯码,扫地机器人在地上滑着奇怪的弧度,all right,all right,Reese耸了耸肩肩膀,“Harold,你能自己走出来吗?需要我抱你吗?Machine在找你。”

在拒绝了Reese的服务之后,Finch裹上了晨衣一瘸一拐的慢慢挪出房间,缓缓在沙发上坐下,拿起兀自闪烁着的手机,在听到了Machine的留言之后,Finch的嘴角抿成了一条刀锋一样的线。

 

与Finch和Reese的温暖慵懒不同,Root的早上从Shaw的一句FUCK开始。

身在天国的Hersh不打算责怪她疏于锻炼特工的冷静素质,一大早醒来发现一个超能力怪物躺在自己旁边,浑身都是自己的性外激素味这种事,放在谁的身上都是个重磅炸弹——比Hersh当年试图拆掉的那个都大。Shaw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仅用一句FUCK让自己冷静下来,已经足以让Hersh得意的笑着看着旁边的Kara嘚瑟自己带出来的徒弟比较优秀——不小心睡了,也不是,处心积虑睡了神之父的Reese在隔天早晨几乎到了感激涕零的境界,太不专业了,还有没有点职业特工的样子。

“我们操了。(We fucked.)”

“是啊,我们就是胡搞的人,怎么了?(Yeah,we arefucked-up,what?)”

“我标记你了。”

“你什么我了?”

这会Root终于清醒了过来,她们喝高了,然后她的发情期回来了,然后她们操了,这种时候没人能记住还得什么避孕,然后她就被操了,然后是标记,她小腹上的结合核处的皮肤被Shaw划开然后涂上了Shaw的体液,也就是说,她被标记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的免疫系统和内分泌系统将会合谋把Shaw的RNA偷渡进她的分泌腺,而不争气的生殖系统将会让一个更大的入侵者侵入她的腹腔——她怀孕了。

之前的体检报告已经提示了Root,她的第一性征在她强烈的alpha荷尔蒙的攻势下依然茁壮成长,她的子宫和所有omega一样会在标记当日成为一块毫无防备的原生质,任胚胎着床。这操蛋的世界。

令人不适的沉默在房间里蔓延,Shaw起身穿上了衣服,沉默的看着Root。

“这不是你的错,Sam,我们都有错,我们该听她的。”

“你会打掉它吗?”Shaw突兀的问出了这句话,直愣愣的盯着Root的眼睛看。

沉默,继续沉默。

Root低下头说,“母爱是荷尔蒙创造出来的邪教,我不会留下它。”

“看样子我不用负责任了。”Shaw说道,无悲无喜,“抱歉害你要去医院挨一刀。我陪你去医院,起码要负起这个责任。”

“谢谢你,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

“你是个alpha。”Shaw没由来的说了一句。

“所以我选择为自己的行为负责。”Root甚至笑了一下,“你不用感到愧疚,只是个小麻烦,不会比镫骨切除更疼。我也用不上那个器官,我不是个omega,就像你说的。”

Shaw看着她没有说话,然后起身说,“我去做早饭。”

“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117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