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取向问题(ABO文)


电梯:  Chap 0  
Chap 1  

原作者:Yee漪


Chap 2

一般情况下,在经过了10小时睡眠之后机体会有舒适,清醒,轻松等等正向情感,而Shaw的感受就是这样,她在清理完冰箱里面的过期牛奶之后坐在沙发上喝着马上就要过期的啤酒,盘算着待会去哪里吃午餐。Shaw从未感受到这种程度上的轻松,Samaritan已经死透,她有了一个社保号,没人在追杀她,老板处在发情期的天然假期不会有人催她打卡上班,她沉默的把自己摆成一个大字,然后轻轻玩弄着自己身上的伤疤,张着眼睛,看着虚无。

在另一种情况下,10个小时的睡眠之后的机体不会感到愉悦——Root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两腿之间有些什么东西。她从腿间抽回黏糊糊手指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她起床刷完牙后,一个电子音在她的耳朵边上告诉了她这个灾难——她的发情期来了。

这个消息在Root的脑子里面抽了一鞭子,使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的发情期,她那从未有过的,丧失尊严的,灾难性的发情期即将在1个小时之内到来,降临在这具缺乏omega第二性征和第三性征的躯体上,F**K的世界。

抑制剂已经帮不上忙了,它只能预防发情期的到来不能中断它,Root放弃了去买一个按摩棒的想法,她现在走出门估计能给人轮了。她能做的只有用沾湿的纸巾封住门缝以防止哪个alpha被气味引诱而来。而接下来的两天的食物也是个问题,或许她可以找些青春期尚未来到的孩子帮忙。

好在有TM在她耳边安慰她,指导她如何保护自己。在封好了门窗之后,Root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将三支笔绑在一起放在旁边,准备了足够的毛巾躺在了床上,等待情潮的到来。

然而,Root和TM都低估了生理因素对人的影响。

在情潮还未真正达到顶峰的时候Root就已经崩溃了。充当临时器具的三支笔完全没能满足机体的需求。铺在Root腿间的毛巾已然湿透。生理上的饥渴和心理上对这样饥渴的痛恨使得Root愈发脆弱,高潮的影子一点没有却在不断的流泪,性在此时此刻显得像是一个诅咒而不是上苍赐予人类的礼物。Root像是离水的虾一样在床上挣扎——不再鲜活,痛苦的挣扎,她夹紧腿间的笔在床上翻滚。床单被掀起来,枕头被扫到地上,这是个只有一个人的SM现场,没有安全词可以解脱她的痛苦,她要疯了。她快被自己体内的火活活烧死了。如果Finch能够在编码的时候为TM加上一个认识和评价性感的模块,那么此时此刻Root的值一定已经溢出了内存——在无人欣赏的屋子里。这个强势的alpha对抗着自己的天性,汗水是她的战斗证据,而腿间湿淋淋一片则是她最大的敌人。她想弄昏自己,却发现自己汗湿滑腻的手甚至抓不住床头的栏杆帮自己站起来。Root被情欲轻而易举的逼到了毫无理性的地步,翻腾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大大燃烧的性字。倘若此时有人能够以不带情欲的眼神观赏她的媚态,这个人一定会赞叹造物主创造出了怎样的一个性的偶像——她卷曲的暗棕色长发微湿着,紧贴在发红的脸颊上,泪痕交错的脸颊上;火,由荷尔蒙掀起的纯粹的身体的叛逆,Root从未如此憎恨自己的身体,从未如此为自己的身心失调感到惋惜。她住错了身体,她厌弃自己的omega身体,现在这具omega身体正在以一种令人咋舌的方式宣泄着20年来Root对它的矫正或曰扭曲,对主宰它的灵魂进行疯狂的报复。

Root在床沿上弹动着,夹紧腿间的那个不称职的道具同时,用手指头报复一般的捻弄着自己的花蕊,曲线优美的臀紧紧抵着床沿绷紧,让花蕊在自己的手指下绽放。与人们想象中不同的是,她并没有分神发出哭吟而是将全部身心集中在了指尖,似乎这样做就能触及到自己的灵魂。长久的劳动终于有了结果——高潮来得很猛,Root紧紧夹住了自己的腿,手指还维持着在花蕊边弹动的姿态痉挛着。虚空中产生了一股热流,从某个隐秘的地方慢慢扩散,流遍全身,蔓延到每一根发丝的末梢。第一波高潮后,敏感的身躯更加渴望被满足。Root是那么渴望一个结,一次完美的充塞和积压,一具滚烫的躯体。她的alpha尊严败给了生理上的冲动,此时她愿意向任何一个alpha跪下,请求TA们赐予自己一场性爱,一场背叛她原初意志的,败北的,灾难性的,该死的性爱。

她哭了。在被自己弄脏的床上,毫无尊严。

TM不知道应该向谁求助。原本最合适帮忙的Finch现在也躺在床上呻吟,身上压着他的伴侣Reese,不论是从个人精神或是从纯粹的物理学角度来看,此时此刻他们两个人此刻都不可分离。TM能直接调动的FBI小队则是个alpha集中营,缺乏一个omega执行人员,没有一个正常人会理会手机上发来的莫名其妙的指令。

只有Shaw了。

于是,躺在沙发上的Shaw收到了这样的一条短信——

[好市多,12个苹果,3升牛奶,一盒牛排,一打鸡蛋,家庭装避孕贴(alpha型),凝胶消毒剂,快]

“你为什么要帮我列购物清单?”Shaw对这手机发问。

[快,这性命攸关]

“所以呢?有个可怜的家伙发情了需要我去操她/他三天?”

[是的]

我操,Shaw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好不容易有个休假还要当应召女郎拯救POI,TM你还真是个丧心病狂的好老板啊……

在超市里面的时候Shaw还觉得挺愉悦的,沉浸在有吃有喝有炮打的美妙幻想中,完全没有个免费送炮上门的工作者苦大仇深的自觉,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Shaw看到了一丝不挂的Root为止。是的,即使Shaw曾经送Root回家她也没能认出Root的房门,由此可见Shaw不仅是个吃货大概也是蠢货。

于是,当蠢货的Shaw站在不蠢货的Root门口跟她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她脑子里面只有一句话——牛排我可以带回去吧?没错,她的性激素值开始上升,但是她在关心牛排。

而Root不会给她继续犯傻的机会,她是一个有相当惊人执行力的女人,在没有TM的时候她都是业界最好的死亡执行人。Root没有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前戏上,她高效的把被自己弄湿的毛巾捂上了Shaw的口鼻,简单高效。

Shaw全身兴奋起来。

当然,Shaw也不是供人随时骑上去的种马,她对即将到来的事情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呃,你没问题吧?”

“我?”Root喘着气,“当然,反正我们很快也不用在一起工作了,不用担心以后会尴尬,你保守这个秘密就好,贴好你的避孕贴,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个标记。”

Shaw咬了一口Root发红的凸点,然后飞奔去拿避孕贴。等她转身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情色画面——Root把一条腿架在床上,艰难的抠挖着自己的下体,抽出了湿淋淋的三支笔。这个场面让Shaw情欲高涨起来。多年的特种训练不是白给,能放到一群比自己重20磅的男人,自然能在半秒以内把一个软趴趴的发情期女性推倒在床上,Shaw的爱抚猛烈粗暴,和她暴虐的工作风格很相似。而Root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把Shaw的衣服扒下来且纽扣完整大概也是职业素养在性爱上的投射吧。

事实上,如果不把衣服脱掉,Root的上半身比Shaw的上半身更接近alpha女性的体型,缺乏乳腺和小腹上的脂肪,Root的上身看上去发育不良,所以当Shaw沉甸甸的布满肌肉的身体压上她烧成红色的上半身时,Shaw的乳房压在了她的肋骨上这个奇怪的情景让Root有了微微的失神——alpha,omega,这些是什么?这场无意义的哲学辩论没有持续太久,因为Shaw以纯熟的技术挑起的性的浪潮成功的把Root拉到了自己一个智力等级,这并不困难,因为Shaw其实不是特别蠢而Root现在特别饥渴。

不管Root承不承认自己生理上的omega构造,alpha与omega的结合是上帝创造出来的,精巧而整洁,就像是TM的源代码。存在于她们基因之中的源代码现在正在通过他们的外分泌腺被编译,进而被她们的身体执行。从外形上看Alpha与Beta们的区别并不是特别明显。世间的万事万物都逃不出正态分布,一个高个子beta被误认为alpha的可能性挺大的,不过脱了衣服之后他们的区间就不太可能有交集了——与Shaw的身高不同,她的身体肌肉结实,充满力的美感。Root对这一点表示欣慰和担忧——“呃,待会你可能得小心一点。”

“啥?”Shaw从Root的腿间抬起头,嘴角还挂着将落不落的粘液,淫靡不堪的场景让Root的腰一阵发软。

“是这样的,这是我的第二次发情期,上一次我吃安眠药睡过去的,所以待会还有个处女膜需要处理,你得轻点。”

对于Root而言这是个在平常不过的叙述,但是这段简单的叙述让Shaw更加脑袋发胀——理智是一个问题,本能又是另一个问题。即使Shaw是一个缺乏感情的混球,家庭的叛逆者,纽约一夜情协会会长,但是一个完整无暇的omega,依然是她无法拒绝的向往。拜托,弗洛伊德早跟我们说过力比多是人类的本源,而Root满足了一切alpha的幻想。所以这句话让Shaw彻底变成了一个野兽——字面意思,她把Root的腿拉扯到快要撕裂的程度,犬齿毫不留情的戳刺着早已挺立的阴蒂,快感和痛感沿着脊髓在脑子里面放着烟火,Root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要变成水从自己的洞穴中流向Shaw。Root的呻吟渐渐变成了抽噎,又从抽噎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抽气声——这让Shaw明白自己应该进入到下一个阶段。Shaw爬上床头,此刻她还剩下一点理智,“我可以吻你的嘴吗?”

“Absolutely。”Root声音的甜腻一如往昔。

从善如流不是一个傲娇面瘫患者的习惯,不过Shaw此刻不能对Root的话赞成更多——她像是野兽一样咬上了Root的嘴唇,牙床,舌头,然后是舌下腺,外科级别的挤压让Root的唾液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流出,配上失神的眼睛,这是犯罪级别的诱惑。更糟糕的是Root还回吻了她——缠着她的舌头。

FUCK!Shaw再也忍不下去,把自己的手指挪到了Root的腿间,快速地抠动扳机。此时,Root整个人忽然瘫软下去,她放开了Shaw脖子上的手和嘴里的舌头,重重落在了枕头上,无力的喘着气。

“怎么了?”Shaw问道,没有敢在动作。

“快,我现在……呃……挺需要的。”Root挤出这句话。

旋即,Shaw又将自己送进去了一点,Root发出了一声闷哼,Shaw拍拍她汗湿的屁股示意她放松,然后一鼓作气的捅到了第二道入口,旋转研磨着。Root已经没法发出任何声音,她完全在快感的海洋里迷失了。Shaw咬着她的耳垂,热气喷在她的耳朵和脖子上,“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Root点点头,虽然她根本不知道Shaw在说什么。

Shaw抱着Root的臀,用力的插进去,后知后觉的Root才在痛苦的感召下想要逃跑,可是她后腰上的手却把她越拉越紧,好让手的主人在她的处女地上挖下第一铲。


评论 ( 50 )
热度 ( 167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