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取向问题(ABO文)

电梯:  Chap 0

原作者:Yee漪

Chap 1

有罪开释,这是最后的判决,他们拿到了那份判决书,在帮助这个国家摆脱了德西玛的Samaritan并证明了封闭系统的重要性之后。国家机器也对他们的一切努力做出了应有的回应,他们拿回了自己的身份——出生时分配到的那个社保号码。FBI接过了POI的担子,他们真正自由了。

Shaw开着车,窗外是纽约那被缺乏品味的霓虹灯管染得光怪陆离的天空,杂乱的光线在空气中凝结成了一种实质上的噪音,让人脑仁发紧。他们在这个午夜杀死了Samaritan,代码和炸弹,新潮和古老的方式奇怪的融合。

在15分钟的摊在椅子上的空虚后,control递上了他们的自由,并以宪法的尊严起誓这一切真的结束了,并建议他们写一份指南给即将接手POI事物的部门,并在开始阶段指导他们的工作。Finch疲倦的点头,剩下三人则没有移动自己的颈椎的意思,但是最终他们会好好坐在桌前写报告,并指导那群即将负责POI的倒霉蛋们,这是可预见的。

他们现在正在返回各自住所的路上,四个人三个地方,Finch和Reese在结合之后就住在一起了,Shaw和Root各自保有了自己的公寓。

刚刚过去的两个月忙碌不堪,而此次决定性的形成开始于一个匆匆成行,这两点合起来意味着应当存在的计生用品的供应的绝对不足,Shaw无视窗外飘得跟疯了似的的雪片打开窗户,皱着眉头抱怨,“Finch你闻上去黏糊糊的,发情期?这太让人分神了。”

“Ms.Shaw,我很抱歉我造成的困扰,”坐在后排的Finch在Reese潮湿的眼神下正色回应,“好在现在我们离我的房子也不算远。”

Shaw耸耸肩,打开更多窗子,雪片弄湿了车子的真皮装潢和床边人的发梢。Root则关上了她旁边那扇Shaw刚刚打开的窗子。

Alpha们对omega们的味道反应剧烈,建立在生理基础上的无可奈何或者甘之如饴。对于这个狭小空间里面的三个alpha而言,空气里面的味道对Reese和Shaw是猫薄荷,对于Root则没有真正的影响。

Root是一个跨性别者,一个跨性别者中的跨性别者,一个使用alpha身份的omega。尽管这是21世纪,但是一个女性omega在性别体系里面依然处在一种尴尬的地位——受过教育的人们都能冠冕堂皇的说出性别之间的平等,但是在他们的举动中,依然把她们视作十足的易碎品,十足的附属品。

Root对于自己性别的逃离很彻底,无论这个逃离心理上生理上的成因各占多大比率。她从能够得到收入开始就开始了alpha激素的注射,从开始的针头到胶囊再到后来的粘膜贴片,最后她在自己的腋下植入了一个泵,为自己提供不属于她的激素。她应付的很好。

长期暴露在这样的激素当中受到的影响摊在阳光下看的清清楚楚:她的乳房常常被当成胸肌;她很高,比生理上是alpha的Shaw高半个头;她很强悍也缺乏母性,尤其旁边站着omega圣父标本一样的Finch的时候;她闻起来很坚硬;她没有经历过发情期也不像bate们一样有月事。

Finch对她的状况是理解的,但是她看得出他的眼镜片后面有惋惜,虽然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也不想知道为什么。

Reese的态度则完全是无所谓,他似乎从来没有觉得Root这样折腾她的身体对她的alpha身份有什么影响,这一点让Root很满意,当然她也没有深究这是否是因为她一开始以反派的面目出现在Reese面前带来的敌意在作祟。

而Shaw的态度则十分让她懊恼,Root认为Shaw对她付出了过量的保护,也许出于特工本能,也许是alpha本能,或者仅仅是Root想的太多,但也没什么。

副驾驶座上的Root很累,事实上,这辆车里的所有人都很累,Root和Finch盯了电脑屏幕二十多个小时,而Shaw和Reese也相应的按下了100个爆炸按钮,这20多个小时像是在目睹多米诺骨牌的倒下——壮丽又累人。

所以当Reese把Finch半拖半抱的弄出车子,关上门,跟她们说再见的时候Root没有嘲笑Reese走得那么急。

Shaw发动车子,Root戴上了帽子,靠在座椅上半睡半醒的跟Shaw说话。

“总算结束了。”

“嗯。”

“今天的午夜把我的人生划分成了两段,截然不同的两段。值得纪念的日子。”

“纪念日都是给娘炮的,”Shaw没有看她,“365天这个循环也许在天文学上有些意义,但把它当做某种特别意义蠢透了。”

“Woo,Shaw你可真是个缺乏情感的混蛋。我真喜欢你这样。”Root语气里的调情让人觉得她现在穿着1200刀的连衣裙站在某个金碧辉煌的大厅而不是和Shaw窝在一辆车里庆祝逃出生天。

“感情?那对人没什么好处。Finch送走他们的Leila之后3天懒得吃饭就是感情咯,你看感情有什么好?感情让他们留下了那个孩子,感情又让他们在生下她之后送走她。没有感情就不会有Finch难产差点死掉,他们也不用监控3个街区来保障那个小丫头的安全,再在她生日痛哭流涕。感情蠢死了。你忘了我们解决了多少情杀吗?亲情,友情,爱情,这些东西不是变成虚伪就是让人痛苦,有什么好的?”

“我都快忘了你是个火辣的反社会了,你的人格失调真是绝症啊,亲爱的。”Root对这虚空微笑。

“去你的,你到了,下车吧,我困死了。”Shaw说,然后在Root下车之后把车上最后一把伞扔给了她。


如果大家那天不是那么困的话,至少有一个人会分辨出车子里面的气味有点异常,不仅仅包含着一个熟透了的,已经结合过的omega的黏腻气息,还包含一个青涩而极具穿透力的,未结合的omega的诱惑分子。而这个疏忽即将在48小时后造成一个灾难性的后果。

 


评论 ( 8 )
热度 ( 157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