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

作者君下次写个题目吧



偶尔在图书馆里无聊的时候,Shaw会去望一望被关着的那个女人。从一开始的反抗威胁,到现在她已经可以旁若无人地看着书,喝着咖啡。仿佛自己是在度假一样理所当然。

她对注视极其敏感,也就是为什么每次她都能准确捕捉到Shaw偷偷观察她的视线。四目相交,扬起魅惑的微笑,让人看不透。想必,她对谁都是这样吧,Shaw这么想着。


--It seems like you are having a good time here. Shaw某天走进了她的视线。

--Why not, I have everything I need, besides, I get to see you everyday. Root伸出手想摸Shaw的脸。


Shaw有些抵触地退后一步,对于轻浮的女人她很难有好感。


--Do me a favour, can you...smile a little bit? 

--I'm not like you, smile is for someone worthy.


扭头离开,顺便拉走跑进来看热闹的Bear.


--I have this feeling, you will come back with an apple tart in one hour.

Shaw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内,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呢。


I like her. Root轻轻说,是对着空气,亦或是对她的神。


下雨了。Shaw闪身随便走进街角一家餐厅,点了一份牛排。吃了一大半觉得还是饿,又让waitress多加了一份Lasagna,正津津有味的时候,waitress递给她一份苹果塔,说是大厨送的,今天的special. 可能是气氛不佳,Shaw完全没有吃甜品的兴致。突然想到,那个女疯子是不是还挺喜欢苹果的。

--Hey,can I get this take-away.


Root满意地看着从门缝里递进来的纸袋,Shaw的发丝被雨打湿了,她果然不爱撑伞。

--I know, you'll come back for me. 调情星人怎能放过这种好时机。

--Any food shouldn't be wasted.嘴硬星人也不甘示弱。


Root把一个苹果塔吃的无比风骚,舌尖不安分的在自己的唇边游移,Shaw轻轻咽了咽口水,不愿承认有时候这个女人还挺性感。

--Yummy.

Root心满意足地从凳子上站起来,靠着铁门看着她,慢悠悠地把自己的指尖一根一根放进嘴里吸吮回味。

--You know...I am wondering what will you taste like. 她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沙哑,单薄的铁门完全挡不住她眼里透出的...暧昧?


哗啦一声,铁门被一直没说话的Shaw拉开,她知道这个锁不过是形同虚设。一步步逼近她,Root被逼退到自己的椅子边坐下。Root不确定她是不是准备动手揍她了。


--Is this part of your task?

--Dear, she may watch everything, but not control everything.

--Great.


Shaw捏住她的下巴深深吻了上去。苹果甜甜的余味被Root迫不及待的舌尖带入了口腔,Shaw感觉到一双手正忘情的揽住自己的脖子。这女人是寂寞了多久,她亲爱的机器都不给她解决自己需求的时间吗。狭小的椅子不够发挥,Shaw把她拉起来压在了沙发上。


--I know stay here is right. Root完全不克制自己的呻吟,在Shaw的耳边销魂地说道。

正埋在Root漂亮的脖颈间卖力的Shaw只觉得这种时候说太多话很吵,她回了一句shut up,然后扯掉了Root碍事的裤子。


春宵一刻值千金。


============================================================================

--Tell Shaw I was touched she came to look for me. Root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只剩一边的耳朵有听力,也不甘心自己要去适应。

--It's better to tell me by yourself.


Root听见熟悉的声音有些诧异,她闻到一阵熟悉的气息,对着电话说了一句good bye然后挂断。她低下头苦笑了一阵。

Shaw坐在她身边的座位,可惜坐在了Root听不见声音的那一边。她以为Shaw有说什么而自己没听见,所以疑惑的抬头,却发现Shaw只是要了一杯酒,也不看她,一言不发的喝着。


索性一起沉默到底吧。


--What happened? 听见没有人回答,Shaw疑惑地转头看着正在发呆的Root。

--Hey.还是没有回应。


莫名被无视了?她伸手推了她一下。


--Yes? Root转过头看着她,Oh, sorry I can't hear you.


听不见,不是没有听见。


看着Root僵硬的笑容,医生的直觉让Shaw突然明白了什么,她一只手扣住她的肩膀,一只手掀开她有些干枯的头发。

绷带覆盖住的耳后,依稀能看出可怕的伤痕。对上Root的眼睛,这个女人耸了耸肩,一如既往的笑了笑。


--Control did this to you? 明知故问。

--I guess so. Root把肩膀上的手移开。


Shaw有些愤怒,面前的酒杯变的面目可憎。一口气喝干,起身离开。

Root有些不知所措的拉住她,don't.  It's over.


Shaw盯着她,她知道Control的作风,Root承受的折磨怕是不止这耳后的伤。


Sorry. Shaw讶异从自己嘴里说出这个单词。她总觉得,如果自己没有让Finch把她放出来,如果自己当时没有丢下她,她也就不用经历这些。疯女人就应该一直高高在上,不应该受到任何伤害。


--No, you made the right choice. Root开始觉得眼前这个硬邦邦的像块顽石的女人有些温暖,If you wanna make compensation, take me home.


没有一秒钟的犹豫,Root感觉自己的手被牵着走出了喧闹的人群。眼前的身影格外清晰。


Shaw对于带这个女人回家的决定有些犹豫,毕竟她忘不了上一次被电击枪降服的耻辱。不过Root此刻几乎没有光芒的眼睛和不再随时满溢的微笑,还是让Shaw涌起了想保护她的情绪。


Root几乎一走进她的房间就爬上床安稳的睡了过去,看起来她很累了。


--I won't leave you alone, anymore. Shaw吻了吻她的脸,喃喃说道。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