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发布:【七宗罪/短文】

【Gluttony饕餮】
“芝加哥培根芝士,蜂蜜香草提拉米苏,六成熟酱汁菲力牛排,威士忌。谢谢。”Shaw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吃东西要干什么。

“芒果馅饼。谢谢。”身旁人冲服务生礼貌地笑着。

Shaw终于意识到她被这个疯女人跟踪了,“Are you...”她刚想问就立刻想到这个女人身后可是有上帝的,无奈改口“Never mind.”

Root带着迷人的微笑,“想好选什么了吗?”她指着Shaw的胸口,“吃的还是我?”

Shaw发誓这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做出的选择,她翻了白眼“在好吃的面前谁拦着我可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的人,所以你知道我的选择了吧。”接过来服务生推来的威士忌喝光。

Root依旧自信满满“你左后方靠窗的两个人是德西玛的特工,各有一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厨房里的厨师现在已经死了,德西玛的伪装者正在换衣服,五分钟以后你的牛排会由他端上来,你还有一分钟可以考虑是吃饭还是跟我走。”

Shaw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不得不服服帖帖地跟着Root走出了这家餐厅。
“你的晚饭我请。”

【Anger愤怒】
这是今晚Shaw突突的第二十七个人了,孤身一人从布鲁克林桥跑到华尔街,再到现在这个隐蔽得谁都不会相信这是纽约曼哈顿会有的小巷。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们的人把Root带到哪去了,如果你不说我保证这颗子弹会顺着你的喉咙到你的胃里去。”Shaw眼神凶恶,额头的青筋跳着,手枪死死地顶着黑人男子的下颚。

黑人男子吓得使劲朝更黑的地方指着,Shaw放开他冲拳打昏就往里跑,她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的愤怒和焦急,头脑中一片火热,看到的每一个人她都抡圆了胳膊用力地打。去他妈的,你们要是敢让那疯女人死了我就血洗这里。

Root被捆着,嘴也被封住,不过她显得淡然甚至有点看好戏的样子,别人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是临死前的绝望?这一切疑问在Shaw踹开门的瞬间有了答案。

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啊,Shaw。
看来某人跋山涉水而来,承认吧,你担心我。

【Envy嫉妒】
黑夜里她盯着她玛瑙般黑亮的双眸总是一阵悲愤。Shaw,你怎么就能这样洒脱。

Detective Carter葬礼还没完你就像疯子一样冲出去乱咬人,一个人炸了一辆车。这是你的爱还是恨?

复仇,憎恨,凶恶……所有的让人提起来就发指的坏词语让人联想到的都是绿色。而Root总觉得自己心里的绿色火焰从地底下往外冒,像毒蛇缠满全身。

她嫉妒Shaw爱恨都如此随意。不受束缚。

【Arrogance傲慢】
“所有的努力都有它应有价值的回报,你凭什么觉得我必须要帮你。”Root捏着咖啡杯,不屑地打量着灰头土脸的工人。“出去吧,我的地板昨天才打了蜡。”

“你应该呆在什么地方难道需要我请你吗?”Root挂着邪魅的笑,眼神却尖利得像刀。
她就是厌恶这些下层社会的人,觉得他们肮脏,愚笨更重要的是下流,每个人都爱看她,她也知道自己的美貌,所以久而久之她变得刻薄无理。

直到那天人群里唯一的一个黑头发女人从她身边经过时甚至没有正眼看她。
这世界上不是只有Root一个人傲慢。她现在懂了。不爱和娇纵,同样都是魔鬼。

【Lust淫欲】
她睁眼看见的只有自己。
难以抑制住的孤独,她也早都习惯了,只是她靠着每晚和各种各样帅气的陌生男人回家来消遣,一夜醒来,那些男人都离开了。
有的会留下一张字条表示昨晚很愉快,而有的压根就像蒸发了。
无所谓。反正只是愉快。各取所需。

那个人不在,怎么会有人关心她。
她一生可以有很多个男人,她喜欢过的,喜欢过她的,都太多太多。而她爱的女人,只有这么一个。

她试图控制自己,不要看到漂亮的男人就凑上去,可惜好像身体受了诅咒一样,脱离了刺激的快感就不能存活。

她实在是喜欢sex。但是。但是如果那个人回来,她愿意一生不再靠近别人。
最终期限到了,当她看到她爱的女人就在她面前同样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时,她说“Sameen,我不会再放你走了。”她拉着对方的右手,缓慢地将食指和中指含进口中。

【Idleness懒惰】
不会有人注意到Shaw的消失,她这种人,埋在哪里都是空的。行走在黑暗里,永远不会被发现,这恰好就是Root所希望的。

要不是她亲手开枪把Shaw的膝盖射穿并且亲眼看到了她咬着牙取子弹的样子,Root这辈子都不会相信Shaw能顽强地活这么久真的不靠Finch的保护。

Root很满意Shaw的坚强,满身都是因为疼痛所造成的汗,头发蓬乱,紧咬着下唇,左手使劲握着受伤的右腿,面色惨白,右手拿着镊子把碎片夹出来时她昂这头,闭着双眼大口喘气,然后又咬牙取下一片。

整个过程Root没有任何帮助,她只是在一旁欣赏,仔细看着Shaw痛苦却要硬忍着的表情。要是她这幅样子能在床上也有就好了。Root咧开嘴笑着,“Sameen真是好勇敢,我一直都特别崇拜你。”
“省省吧,你最好祈祷我别这么快康复,那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突突了你。”
“你不会的。因为你才不会翻山越岭地找把枪只为了突突我,你没那么勤快。”
“算你了解。就当扯平了。”

【Greed贪婪】
大概是不会明白这到底算谁的。
Root的贪婪是不断寻求上帝的庇护,Shaw则表现在暴力和食物上。
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样子,为了某种东西某个人,让自己面目狰狞。

或许是人类生来就有的本性,可是一旦让这成为了弱点,别人轻轻触动就会使人全线崩溃。

Root后来仔细地想了想,对Shaw怕是真的爱上了,低眉顺眼的虔诚,不请自来的无赖。她扯着嘴笑,有一天死了怎么办,毕竟这种事太容易就发生,Sameen有了喜欢的男人怎么办,来来回回,Root再没了神经病人般的表情。

拿出手机手指嗒嗒地按起来,“想我了吗?真抱歉半夜两点打扰你,过来找我吧。”她十分清楚这样说Shaw从来都不会回复,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个点吵醒她,那个爱动手的人一定会气得摔了手机,上次就是。

Root眯着眼在酒吧里又要了一轮,屏幕亮起来显示着只有一个字“好。”

在爱这里,谁都想要更多。

The End

评论
热度 ( 31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