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 No.1 +Dominate+

主页君的话:方便手癌党  一起向良心作者致敬!


神经病脑洞中心:

“我们有了新号码。”

“Miss Shaw,请回答我。”

“机器……”

“Shaw! Shaw!马路对面有六个人!……”

“叮铃铃铃……”

 

……

 

“砰。”

 

这是Sameen Shaw 女士这个月用枪崩坏的第六个闹钟。她一般不需要那东西起床,但每次做噩梦时醒来总要有个靶子——大小尺寸刚刚好。她从床上坐起来,面无表情的把手里那把.45丢回枕头下面,脱掉了黑色的紧身衣。

 

她需要冲个澡。

 

只是她没看见,窗帘背后有一个意犹未尽的嘴角正扬着,看着她略微出汗的裸背。

 

阴着脸走进Finch的视线,戴眼镜的男人突然有点想抱住脚边的大狗。沉默了一点五秒之后,他推了推眼镜说道:

 

“早上好,Miss Shaw。”

“Finch,我今天要放假。”

“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觉得,Finch,她的理由应该是就算你给她任务,她也会拿着枪到街上去扫射。”

 

站在电脑旁边抱着双臂的高个儿西装男不紧不慢的开着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Shaw并没有搭理Reeze,转身走了出去,她的暴躁不是没有理由。

 

街上。

 

“嗨,你想我吗?”

 

是幻觉,脸旁边笑着晃来晃去的Root一定是幻觉。Shaw双手插在大衣兜里,闷头继续往前走。

 

“别这么冷淡嘛……你今天不是刚好放假。”

 

一定是幻觉,这种轻佻的语调和颤抖的尾音,一定是幻觉。

 

“你会在三秒之后抱住我。”

 

Shaw再也无法无视下去,只是刚抬起头来的一瞬间,道路旁的巷子口里突然伸出黑洞洞的枪口,她伸出手把Root抱住之后按倒,子弹清脆的打在旁边的灯柱上,周围的人群一阵阵的尖叫。

 

她不得已对上她的眼睛。Root的眼睛闪着光,唇边依旧带着笑:

 

“十点钟方向,数三下,拉我起来。”

 

Shaw狠狠地瞪着她,掏出靴子里的刀子,手腕一抖,正插在十点钟方向出现的蒙面人的胸膛,然后伸手拎着Root的领子,将她拽起来,扭头就走。

 

“酒店,进去,十八层。”

 

看到Shaw厌恶的咬紧牙根又不得不听话的样子,Root的心里说不出的舒爽,笑嘻嘻的被她拽着手腕,拖进了酒店里。在酒店大堂里,Root突然甩开Shaw的手,快步走向VIP的电梯。Shaw刚想掉头往回走,却在回转门的反射中看到十来个黑衣人也冲着VIP的电梯而去,她思索了半秒钟,恨恨地掉转头,跑向了楼梯。

 

十八楼并不高,但足够她跑三分零五秒,冲上去的一瞬间,电梯门开了,Root满身满脸是血的站在电梯里冲她笑,脚下躺了一堆失去反抗能力的男人。

 

“一秒,你会揍我一拳,但我不会躲……”

 

话没说完,Shaw的重拳已经打到了她的颧骨下方,瞬间震荡让她昏了过去,但Shaw也并没想伤她的意思。

 

真的是好想揍这个女人。Shaw把她从电梯里扛起来,锐利的眼睛扫过,已经看出她身上到底有多少个伤口,或深或浅,血液透过她白色柔软的衬衣,淋到Shaw的脖子上。

 

妈的,好想杀人。

 

Root醒来的时候身上被脱个精光,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只可惜大部分的身体被缠上了各式各样的包扎,而Shaw抱着一瓶子威士忌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等她醒。Root活动了一下脖颈和酸痛的面颊,笑嘻嘻的说:

 

“好痛。”

 

“机器又让你做什么。”

 

“嘻嘻……”

 

一如既往的没有答案,Shaw脸上的黑气又重了一些。Root继续说:

 

“你会……”

 

在她还没有说完这句话之前,Shaw像豹子一样的冲过去掐住了她的脖子,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

 

“别,告诉,我,该,怎么,做。”

 

“咳咳……咳咳……”

 

Root窒息的咳嗽着,却还笑着,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Shaw。她没想真的掐死她,手劲稍微松了些,Root突然一伸手,按着Shaw的头,两个人的唇突然靠得无比之近,一颗子弹擦着Root的手背打进了墙壁,烧焦的皮肤混合着血腥味一下子在屋子蔓延开了。

 

“窗边,三点。”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Root的嘴唇就那样若有似乎的摩擦着Shaw的嘴唇。痒的让人好想突然狠狠的咬住什么。

 

头也没抬的开枪放倒最后一个倒霉鬼,Shaw张嘴咬住了Root的嘴唇。

 

血的味道,好解恨。

 

Shaw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她正压在Root的身上,满鼻子的血腥味。偏巧那个猩红唇色的女人还在又近又危险的距离压低了下巴看着她笑,吓得Shaw瞪大眼睛蹭的一下跳起来。站定的她下意识的伸出手背玩命擦起了嘴,血迹和Root的口红混在一起在她脸上划了长长的一道。

她就这么傻愣愣的盯着Root那副笑得更加开心的样子,觉得自己蠢爆了。

一言不发的看了一会,Shaw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酒店的房间。Root看着她火急火燎的背影,嘿嘿的笑着,对着天花板说:

“她真好玩,对不对?”

倾听了一会儿耳朵里传来的对话,Root抿着嘴唇,眨了眨眼睛,侧过了身子,摩挲着身上的绷带,柔柔的说:

“还是你比较诚实。”

 

Shaw疯狂地跑了大概有五六个街区,呼吸前所未有的急促起来。肺部紧紧挣扎的感觉让她的情绪好受了一些。看着周边商铺巨大的落地窗,她脸上那道鲜红提醒着她刚才的事情。她不是小孩子,在取向上也一直flexible,甚至说,她觉得女人比男人要独立一些,至少不会动不动就哭着要陪伴。

但,那是他妈的Root。

一个念起名字就想让她抱着MP5大肆发泄一下的人。

她决定回家。

 

狠狠地撞上门,Shaw把大衣扔在门口,打算去收拾一下早晨被她打碎的闹钟,结果她在一堆残片里看到了一件东西,让脑子嗡得一下断了神经。

那是一个难看透了的老式闹钟,而且上面居然有一张大大的Root的照片。旁边放了张纸条,写着:

“Surprise :) ”

Shaw的脸一下子充了血,她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音,下一秒就光速从背后拔出手枪对准了那个可怕的闹钟,刚要按下扳机,一阵熟悉的刺痛感从脖子传来,失去意识前的半秒钟她又在心里骂了某个人以及某个东西一百万次。

说真的,作为一个超级机器能不能有点创意?每次都是电击枪!

“啧啧……这个对付你最有效嘛,不要抱怨了Shaw……”

Root微笑着收起手里的电击枪,将失去知觉的Shaw拖到了椅子上,捆好。然后翻了翻Shaw的衣柜,找了件黑色的大大的衬衣,去了浴室。

血腥味太刺鼻,她比较爱干净。

总得来说,人体对同样单位的电流是会有递增的抵抗性,Shaw觉得自己快要习惯这种“刺激”的入睡方式,醒来的也比以前快了不少。只是眼前这个坐在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很眼熟的黑色衬衣光着两条修长的腿正擦着头发的Root——她觉得自己还是昏过去比较好。看到她醒了,Root的眼神里戏谑的成分就更加重了,用半湿的毛巾勒住了Shaw的脖子。冰凉的毛巾带着沐浴液的气味,还有Root身上的气味,让本来还昏沉的Shaw一下子打了个激灵。

“看来下次真的要换个方式折磨你了。”

Shaw难得微笑了一下,迎着Root的眼神看过去,说道:

“帮你排除两个选项,点击和……”

右手猛地一挣,手腕上的捆绳连同可怜的木头椅子的一部分脱离了控制,紧接着,Shaw又伸手卡住了Root的脖子,手指使劲:

“把我捆在木头椅子上。”

被掐住脖子的Root一点都没有惊慌,只是一边喘息一边笑,没有扣好的衬衫扣子松垮垮的,胸前一片雪白。

Shaw难得的觉得自己在手抖。

因为那一点点缝隙能够说话的Root挣扎的说:

“松手。”

她当然不可能听她的话就这么松开手,紧接着她就看到鲜红的血液从胸前流到大腿,Shaw下意识的把手松开,一把扯开Root的衬衫。

斑驳的伤痕或新或旧,在Root的身体上好像纹身的花朵。就在不久之前她包扎好的伤口又一次裂开,血正慢慢的往外渗,变成一道红色的指引线,从胸口,一直往下。

即使Shaw见过无数多的身体,她突然好像被把大锤砸进了心里。Root看着她笑,说:

“你每次做的事情,是听我说完才会做,还是本能就想做?”

Shaw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半天说不出话。Root的瞳色渐渐地变得暗沉起来,上半身慢慢贴向Shaw,悄悄地说:

“下面要做的事,要我说吗?”

她挣扎的想从椅子上起来,因为Shaw还不想让Root因为败血症死掉,而那个疯子则是死死的按着她,有点惋惜的叹了口气:

“唉……大腿。”

由于被Root按住,Shaw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Root的大腿上,手指滑腻的触觉并非只有血液。把舌头抵在Shaw的耳朵上,Root笑着说:

“往上三公分……旁边一点……啊……”

 

Root的声音好像有魔力,尤其是她咬着嘴唇开始在Shaw耳边呻吟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是被电脑预测出的行动,还是自己无法克制欲望。她看着因为加速流动的血液弄透了那衬衫,绯红的皮肤,还有Root眯起的眼睛,她的手就无法停下来。

这女人疯了。而Shaw自己也是个疯子。

疯到世界都毁灭。

 

“She would not fallin love with anyone, even you.”

高潮来临时耳畔传来的话,Root只当没有听到,笑嘻嘻的抱紧了身下同样喘着粗气的Shaw。

So what。

 

-完-


评论 ( 1 )
热度 ( 184 )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