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 No.2 +Physical Examination+

主页君的话:方便手癌党  一起向良心作者致敬!

这是我点的文哦!


神经病脑洞中心:

"Honey, I wouldn't be home tonight, there is animportant meeting so, nice dream. (亲爱的,我今晚不会回来,有个重要的会面,好梦。)"

Root默默删掉了已经不知重复过多少次的,同样的电话留言,将手机丢在沙发上,双臂抱住自己。人人都羡慕她嫁的好,老公有钱,人帅,气质温文儒雅有礼貌——除了每天必定会出现的,重要的应酬和一个月根本见不到几次面之外,她还是蛮喜欢这段婚姻的。

总归是有哪里缺了些什么。

漫不经心的盯着电视,Root用手指卷着自己褐色的头发,缠两圈,再松开,百无聊赖。当初的她也是电子工程出身,这双白皙又修长的手在键盘上飞舞时,不知看呆了多少宅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自己的手指,Root的咬着下嘴唇,内心有些说不清楚的焦躁。她又一次拿起手机,拨通丈夫的号码:

“抱歉,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您的电话,请在响声之后留言,留言后请按星号键或者挂断。”

沉默了两秒钟,她还是没有按照脑海中沸腾的字句讲话:

“嗨亲爱的……我听到你的留言了。不要太辛苦,明早回来我帮你做早餐,爱你。”

她爱他,可她不确定他爱不爱她。

Root让自己继续微笑,然后对着映出自己脸的落地窗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落地窗里,穿着真丝吊带裙的她显得无比的瘦弱,笑容苦涩。

-第二天-

她早早的起床,睁眼就闻到了从客厅传来的酒臭味。她熟练的拿了毯子,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看着一地的狼藉和蜷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Root把毯子给他盖好,然后收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装作没看到衣领上的口红和外套上不属于她的香水味——一切都太过于俗套,她甚至不想用大脑思考。然后走进厨房,拿起锅铲,一切如常。两个小时之后那男人醒来,洗澡,换衣服,吃她做的早餐,对她笑。

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的虚假。

“对了宝贝,你最近瘦了好多。”

“啊……有吗?”

Root的笑容温和,声音甜蜜,就像两个人刚结婚时那样。男人浑然不觉的往Toast上抹着butter,继续说:

“我帮你预约了一个家庭医生,大概今天会来,让她替你检查下,我可不想你出什么问题。”

他笑着讲,话里却听不出暖意。

“嗯,好呀。”

她装作被关心的模样,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乖巧至极。男人得意的看着自己漂亮又听话的老婆,意气风发的拿了外衣出门。大门关上,屋内又只剩下她一个。

大概中午的时候,门铃响了,Root竟然心情有些雀跃——她没什么朋友,有人来访总归是让她高兴的。

“我叫Shaw,家庭医生。”

可惜她满面笑容所对着的,是一个表情刻板的女医生,话不多,没礼貌,虽然眉眼性感的让她一瞬间联想到她丈夫衣服上的口红印——只是这位似乎冰冷异常,应该不是她丈夫喜欢的对象。

Root苦笑着摇摇头,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打开门,让她进来,笑着说:

“你好……麻烦你了。”

Shaw没回答她,自顾自的走进门,也不客套,脱掉穿着的风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她扎起头发,戴上橡皮手套,冷着个脸挥手示意Root坐在沙发上。今天知道要有医生过来,爱干净的Root已经早早的洗好身子,穿了一身宽松的休闲服,也并没有穿内衣,修身的裤子将她的腿型衬得很好看。她有点拘谨的坐下,而Shaw则是锐利的开始用眼神上下打量她:

“最近有没有服用过什么药物?睡眠质量?吃饭是否规律?”

她的语气和她的表情一样,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Root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小声的回答着有或者没有,直到冰冷的橡皮手套按上她的脖子。

“我现在开始给你做全身检查,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告诉我。”

不等Root回答,那双手就已经在她的脖颈和下颚处按来按去。虽然这医生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手上的力度却是刚刚好,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Root配合的扬起脖颈,暗暗地想。一边按着,Shaw一边把头凑过来观察皮肤的变化,鼻端的气息喷在Root的皮肤上。手从脖子慢慢地挪到锁骨,橡皮手套的诡异触感让Root感到哪里有些奇怪。肩膀,手臂,这个叫Shaw的医生拥有一双神奇的手——她虽然感觉不到皮肤的接触,心却莫名的乱跳了起来。好像露出了奇怪的表情,Shaw突然停下来,手正好放在她的手背上,说道:

“这里不舒服?”

“啊不是……是……太久没有和人接触过,而且橡皮手套……哪里有些奇怪。”

Root说完就自嘲的笑笑,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感觉到Shaw的目光,Root更加有点不敢抬头,然后就听到了橡皮手套被从手上扯掉的声音。

“抱歉。”

没什么歉意的语气,但再次放到皮肤上的手让Root感觉到了非常暖和的温度。Shaw让Root趴下,把她宽松的上衣掀起来,露出了线条优美的背部。手指掌纹滑过的部分,有些粗糙的摩擦,让Root暗暗地抽了一口气。Shaw的手移动的很慢,几乎停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从蝴蝶骨一点点的往下。一直保持运动习惯的Root对自己的身材还算自信,可是被这样摸来摸去,总觉得哪里不好,于是她强忍着心里说不出来的冲动,随意的问:

“如果要是每个医生都像你这样年轻就好了。”

“……我已经31岁了。”

“没结婚吗……?”

“没有。”

她的声音一点波动都没有的回答着,手指慢慢移向臀部。Root在后腰一阵酥麻的地方吞咽了一下——她那里最敏感,但说出来又太过于尴尬。

“啊……!……”

没忍住。Shaw疑惑的问:

“难受?”

“不、不是……”

Root的耳朵泛起了红,声音越来越小。再往下,Shaw的摸法越来越不像个医生。她的手指停在Root的臀部,或轻或重的按压着,然后是大腿外侧,内侧,膝盖里面——她用拇指轻轻的揉着膝盖内侧,Root只觉得一直憋在小腹的火焰正在熊熊的燃烧。这种无法言语的折磨让她狠狠的咬着下嘴唇,直到整个人被翻过来面对Shaw的时候,才看到那女医生罕见的挑着嘴角,笑容得意。Root不明所以的看着她,而Shaw则是伸手将刚要起身的Root按在了沙发上,手指紧紧掐在她锁骨上。

“你当真以为你丈夫好心的帮你叫医生啊。”

Shaw的声音冰冰冷冷,语气听起来像是怜悯,更多的是嘲笑。Root比她看起来要聪明的多,当下也不挣扎,反而顺着Shaw的力量躺平,眼睛看着天花板柔柔的说:

“……我也在等解脱的那天呢。”

“没种。”

Root的眼泪在一瞬间落下来。她不是害怕,而是不甘心。Shaw只是冷冷的看她哭,然后拿起一支针管,问她:

“知道这是什么吗?Phenobarbital。100mg你就可以不省人事,500mg是人体一天能承受的极限。1000mg……能让你死的毫无痕迹。”

听完Root却只是笑,她擦掉眼泪,看着Shaw: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Shaw看着她,没说话。把针管放下,伸手把Root的衣服脱掉,然后又扯下她的裤子。Root双手抱在胸前,蜷起双腿,不解的看着Shaw。那双有魔力的手又伸向了她,从眼睛旁边,到脸颊,到胸前——她几乎没有用力就拉开了Root挡在胸前的手臂。轻柔的在她胸前揉捏着,直到Root的脸颊红润,额角冒出细汗,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Shaw突然挑起嘴角笑了一下,停下动作:

“喜欢么?”

Root咬着嘴唇,死不开口。Shaw跨坐在她身上,伸出左手抬起她的下巴,用嘴咬住她的下嘴唇,逼她开口,然后右手径直伸向内裤里面……

“啊!……不、不要……呜……”

微弱的声音淹没在Shaw那个霸道的吻里,Root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比泛滥,不受控制的被那只手带着走,她只是不清楚为什么。Shaw的手很轻易的就碰到她最敏感的那个点,就像她在她皮肤上留下的印记,然后轻易把她的身体就那样瓦解。Root晕晕的靠进Shaw的怀里,眼神迷离,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

 “呵。”

Shaw冷笑了一下,手上突然加快了动作,一切都结束在Root压抑地悲鸣里。她抬起头看着Shaw,笑得惨然:

“要我死也死的心甘情愿吗……?”

“我以为你经历了这次,就不想死了呢。”

Shaw突然笑了,看着不知所措的Root。

男人回家的时候心满意足——花了高价钱买的杀手,一定已经不留痕迹的杀掉那个自己早就看不顺眼的老婆了吧。他吹着口哨打开房门,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指在脑门。

“亲爱的,你回来了。”

Root笑着,扣动了扳机。Shaw站在她身后,眯起眼睛欣赏。

“你什么时候改主意的?”

“你开门的时候。”

Root的眸子里映着阳光,笑得无比开怀。


评论
热度 ( 152 )
  1. JFM神经病脑洞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