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 & Shaw】Her.

主页君的话:方便手癌党  一起向良心作者致敬!



神经病脑洞中心:

她第一次睁开眼睛和人交流的时候,是一个褐色卷发的女人正对着她笑。

“你好sweetie,真高兴见到你,我叫Root。”

代码自动写入,记录:

对象-Root

关系-不明

威胁-未知

性别-女

直接联系人-无

间接联系人-Shaw

评语-高智商、暴力、电击、绑架、勒索、变态……

“嘿babe,不要学习奇怪的评语。”

她看到Root语带甜蜜,眼角却闪着不悦的敲击了几下键盘,尝试修改程序,然后似乎有点沮丧的撇了撇嘴。

“他真的将你教得很聪明呢……算了。”

Root放弃了修改代码,只是托着脸对着机器附近的摄像头——这个在她眼里是个可爱小女孩模样的大型机器,冰冷冷的,闪烁着的屏幕看起来非常欢快。

“Shackle (手铐), Hard (冷酷),Arabesque (蔓藤花纹),Weakness (弱点)”

这是她能和Root交流的方式——代码,首字母还有0和1.她不知道Root会不会懂她想说的,但看Root露出的笑容,这些对她应该来说简直像牙牙学语的婴儿吧。

 

自己本来也是。她在CPU的最深处喃喃自语。

“Shaw……你那么聪明,自己搜搜看嘛。”

代码自动写入,记录:

对象-Shaw

关系-关键执行人

威胁-无

性别-女

直接联系人-无

间接联系人-管理员、关键执行人、Root

评语-精神障碍、枪械、极度暴力、不信任、熟练、面瘫……

Root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名字挂在间接联系人那里,然后对着那些评语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想了一下,如果让Shaw面对这些词语恐怕她现在已经拿枪打爆了机器。她咬着下嘴唇,拿一根手指玩儿着头发,说:

“我有多少几率,可以杀掉Shaw?”

只迟疑了零点几微秒,机器开始默默的运转和计算。看着屏幕上不断的闪现着的,由两个人的能力综合水平为基数而闪现的数值和百分比,几率似乎不相上下,一半一半。Root觉得有点意兴阑珊,突然想问一问机器没可能知道的那些。

“那我有多少几率,能跟她谈恋爱?”

“Laboratory(实验室)Objection (反对) Vague (模糊) Eager(渴望)”

她很疑惑为什么Root会提出自己不明白的单词。爱是一个非常含糊的定义,她可以量化荷尔蒙的分泌,体温,心跳,神经频率,肾上腺素,但她暂时不明白要怎么去量化爱,以及爱的程度。Root很高兴自己问倒了机器宝宝,于是继续笑着说:

“当初,你不是也给Finch推荐了Grace?你也给我推荐一个好了。”

机器更加不明白她想要什么了。但是她抓取了两个关键词:Finch,Grace。于是她在屏幕上展示出Finch和Grace经过系统分析的性格习惯上相同点与不同点,最终,这个无比复杂的计算过程结束之后两个人的相配程度为98.99%,机器给出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匹配。Root却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说:

“我不知道当初他是什么教育你的,但是爱情这东西连人都不明白,你怎么可能明白?”

但他和她最后一直是相爱着的呀。虽然屏幕是静止的,但机器在内心默默的说了一句。Root当然听不到这一句,她继续玩着头发,右手的手指好像无聊一样的戳着键盘,喃喃自语。

“如果把Finch和Grace的等式,对象换成我和Shaw呢?”

说完自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看着屏幕说:

“Babe,算给我看看嘛。”

机器迟疑的那将近一秒的时间,Root几乎要以为它要死机了。即使感觉很不情愿的样子,机器还是开始了计算。这一算不要紧,匹配的结果只能用风马牛不相及来形容。牛排和苹果,枪械和电脑,外冷内热和外热内冷,暴躁和别扭——虽然她们的智力指数不相上下,体力却是差了不少(即使Root到现在也死都不愿意承认)。过去没有交集,未来也是未知,性格完全不合,兴趣更是连边儿都不沾。Root看着性爱经历那里的数字突然嘴角僵硬了一下——看不出来啊Shaw。最终,机器给出的数字是:

0.157%

看着屏幕沉思了一会儿,Root拿出了枪,把子弹上了膛,眨了眨眼睛说:

“亲爱的,要不要赌一把嘛。”

于是转身出去了。

赌就赌这约等于百分之零点二的几率不是零。

============纯洁的分割线===============

Shaw被拽进巷子里的时候拔枪的手还放在腰后面,就让某个酒气冲天的女人按在了墙上亲了个一塌糊涂.带着桃子香气的唇彩蹭在她嘴上,灵活的舌头在她嘴里老实不客气般卷了个天翻地覆. 只不过Root亲完Shaw把头埋在对方的脖子里笑嘻嘻的又补了一句:

"跟我上床, Sameen."

作为直觉动物的Shaw听出了她话语里的欲望和真实,于是她就在开枪崩了这个神经病和脱下这人外套之间选择了后者.

性爱这东西有时候混合着冲动,暴力还有一切荷尔蒙及肾上腺素高速分泌之后带来的人体后遗症.Shaw被Root一路挑逗过来的舌头弄得无比暴躁,翻过身将她压住,狠狠地咬在她的肩胛骨上.Root高扬着脖子欣喜的叫唤了一声,甜腻腻的说:

"不要."

Shaw刚要冷笑着用行动告诉她这句话没用,冰冷的枪口就顶上了自己的腰.Root拔出了她后腰的枪,然后顺手就笑吟吟的打算在她肾脏的部位来个对穿.

"Seriously?"

就知道这疯子从来不干正常的事. Shaw叹了口气,在Root的大腿上坐直了身子,面无表情的说:

"现在干嘛?"

"我有话想问你呢."

Shaw看了看她没说话,手指却开始往裤腿那里摸索。她的备用枪和刀子都在那边, 看来刚才那个A和B的选择题她就该直接选A.Root显然知道她想要玩什么把戏, 枪口往前顶了顶,眼神严肃又直接:

"别动,我可以让你流血流个五分钟再送你去医院."

"我以为你只喜欢我扮医生."

不满的嘟囔了一句,Root被她那种强压下暴躁的妥协脸逗笑了,说:

"裹满绷带的你也性感呢."

一瞬间Shaw简直想打开Root的脑袋看看她的词典安装的是啥版本,反正不像地球人。

"那你问."

装作投降的举了举双手,Shaw的眼神却变得异常凌厉起来.Root简直能看到她脸上写着小样儿你给我等着我只要我拿到枪一定先射了你的膝盖然后再把你按在床上艹一百遍. Root叹了口气,心里暗暗地想虽然面瘫是她的关键词可是为什么自己总是能看得那么清楚.

"你爱我吗?"

"哈?"

在心里面直接说了句我想突突了你还差不多,Shaw突然表情复杂的看着面前一脸认真地在问的Root,觉得哪里好像是酒吧一夜情突然跳过了一夜这个过程直接变成第二天早晨的麻烦事一般.

“可你不爱我的话,我们就没办法谈恋爱呢。”

Shaw的眉毛快要挑到天上去了,刚才脸上的一大长句直接变成了初号字体大小的WHAT。她以前觉得Root是装疯卖傻心里精明得很,现在看来这绝对是真疯。

“关于爱这件事……”

声音突然一下子变得性感起来,Shaw慢慢地把身子往下倾,嘴唇贴着Root的脖子,腹肌和枪口紧密的贴合,Root的手指在扳机上的位置非常危险。一秒钟之后,手里抓着Root贴在胸口放着的枪,得意的Shaw一只手拿枪指着Root的脑袋,另一只手直接伸进了Root的裤子:

"不,我一点都不爱你。但我喜欢上你。(I m not in love with you, but I do sort of enjoy fu*king you.)"

"哈……"

被Shaw直接的举动弄得反而身心愉悦的Root微微张开双腿,往下压了压胯,让自己完美的贴合在了Shaw的手掌上,笑容带了点情色的味道:

“也对。(Me too.)”

冰冷的枪口和滚烫的皮肤让这两个人都觉得哪里还不错。Shaw喘着粗气单手扯开Root的上衣,把枪口对准她的心脏,枪身贴着她胸部的下方,Root忍不住抖了一下。

“其实你……啊……可以开枪。”

“我不会。”

Shaw的言行向来真诚,不像自己。她说不会,就真的不会。在失去意识前,Root想,虽然Shaw她不爱,可这句“我不会”是她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小熊一定要出场的分界线=============

Finch最近对机器很忧虑。Reese看着他快要掉光的毛发有点担忧,把小熊拎到Finch的面前说:

“别老盯着电脑了,出去走走。”

“Mr. Reese,机器在进行一种我不能明白的运算。”

小熊歪着头看着一脸苦大仇深的主人,吐了吐舌头。Reese看他说得严重,转过头来看看电脑,嘴角一抽:

“Shaw and Root, probabilityof fall in love, compute unstable, increasing….”

“Root……”

Reese有点尴尬的念出名字,小熊听到以为是口令,扬起了脖子。

“和Shaw啊……”

Shaw是个熟悉的名字,小熊在喉咙里呜咽了一声又躺了下去。

现在两男一狗都开始变得有点忧郁——有些什么让人觉得可怕的事好像要发生了呢。

 


评论
热度 ( 145 )
  1. JFM神经病脑洞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