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t & Shaw】+The tragedy of Glutton+

主页君的话:方便手癌党  一起向良心作者致敬!



神经病脑洞中心:

其实这标题挺萌的对嘛——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好像每一个人在抛弃过往的时候总会伤感个三两月圆,然后重新开始。

                                                        ——by充满良心的作者君。

 

她终归还是输了。

不管是那场看不见摸不到的信息战争,还是另一场看不见摸不到的感情战争,她都是个输家。

Shaw讨厌输,特别讨厌。但这不像是面对恐怖分子,她不开心了可以射膝盖射手肘,这种感觉就像是她拿着枪,面前却是一团迷雾,瞄也瞄不准,扳机也扣不动。

更何况,她现在还要自己应付讨厌的八卦邻居,以及自己倒垃圾。Shaw完全可以把美国军队的特种武器清单倒背如流,但她对名叫垃圾分类的单子有着深恶痛绝的感触,在无数次收到垃圾管理局丢来的罚款清单之后她决定把每周的垃圾丢进后备箱然后找个学校的大垃圾桶处理。

不过她最恨的,最不想承认的,就是偶尔会想起Root的脸。Shaw对自己说这只是战斗后太过清闲后遗症,这病很严重,严重到她有时跟同样栗色卷发的女人擦肩而过时她会不由自主的回个头。

她一开始觉得Root是疯子,后来觉得Root是个有趣的疯子,再后来觉得Root是个有时候会让她没有感觉的心哪里有点痛的疯子。

总而言之就是个疯子。

想得她都饿了。Shaw环绕了一下自己无聊透顶的办公室,抬头看了看表,决定出去吃午餐。托Zoe的福,缺乏正常求职技能的Shaw被她安排在自己的公司做份闲职,帮她的危机管理生意做点偷听偷拍反正不涉及打打杀杀的地下工作,按月按时给她足以支付房租和生活费的工资,让她不至于被房东赶出去。

当个普通人比特工都难,奶奶的。

Shaw面无表情的走进一家新开的牛排店,坐下直接点了最大份的New York rancher T骨牛排,肉要medium rare,多汁味美,并且强调了她要黑椒汁,不要沙拉。餐厅里的人不是很多,带着笑意的金发妹子很快就端上了她要的牛排……旁边还加了一份BBQ的排骨,差不多快跟牛排一样大,半焦的外皮上喷着香气。

“……我没点排骨。”

看上去挺贵的,她不想多付钱。没想到金发妹子乖巧的笑笑说:

“主厨送的,请慢用。”

Shaw疑惑的挑了挑眉毛,可是被香味勾引的已无法思考,就点点头,狼吞虎咽了起来。她大概是真的饿了,也大概是这肉做的真得很好吃,没一会儿就把牛排跟排骨吃了个精光,满足的拍拍自己的胃,挑着嘴角笑了一下。走之前Shaw跟金发妹子打招呼:

“帮我谢谢主厨。”

“不用谢,Sam。”

一个声音幽幽的从金发妹子旁边的门里传来,习惯性听到这种声音就想拔枪的Shaw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Root正带着白色的主厨帽子对自己笑得开心。

我滴个神。Shaw在心里大大的讲了一句HOLY CRAP。

“我,我回去工作了。”

Shaw张了半天嘴,说了这么一句,就跑出了门。金发妹子饶有兴趣的看看继续微笑得哪里很得意的主厨,以及那个看起来有点儿落荒而逃的背影。

往后的一周,Shaw每天中午都会站在那家牛排店门口内心无比挣扎一会儿——她怀疑Root那家伙给她的牛排里加了特殊调料,好吃的让她根本吃不下周围菜馆的任何东西——然后咬牙切齿的走进去吃牛排。Root也仿佛知道她一定会来,有时送鸡腿,有时送小羊排,每天都不重样。直到周五,Shaw觉得老这么白吃人家的还不跟人家说话好像不是很厚道,就下了班之后在牛排店门口晃晃悠悠到Root半夜下班——

“……请你喝酒。”

一脸的别扭。Root还是那副好像什么都知道的笑容说:

“好。不过得去我家。”

然后就拽着一脸我不要去的Shaw回到了不远处的公寓。Root新租的公寓不大,一室一厅一卫,收拾的干净整洁,她放下钥匙,脱下外套,问了Shaw一句话:

“饿了?”

Shaw的表情僵硬,然后肚子不争气的回答了Root的问题。Root笑得阳光灿烂,打开冰箱,开始做夜宵。Shaw看着她熟练的拿出食材,切菜,时不时掉下一缕头发的侧脸好像还挺好看。

想不到这屋子里还有点热,Shaw转头喝了一大口冰水。

“我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她把你做的饭还挺好吃的这后半句藏起来了。Root听到之后笑了笑,哑着嗓子说:

“她什么都知道。而我足够聪明到什么都记得住。”

Root是个天才没错——可是哪个方面都是天才就有点天怒人怨了。Root突然说:

“把那边的醋递给我。”

Shaw放下冰水,然后打开面前的柜子,在瓶瓶罐罐里找了起来。Root等不及,她扭过头,把手从Shaw的肩头上穿过去,熟练地拿起瓶子,然后低头在Shaw的耳朵旁边念叨了一句:

“很快就好。”

突然觉得有点腿软,Shaw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索性坐到沙发上等了起来。她看着Root戴着围裙炒菜,光滑的脖子和衣服下形状好看的蝴蝶骨让她有点呆。

她瘦了。

自从机器跟Root断了联系之后,她就变得没那么神经质,但也没那么精神了。比起失去了一个行动的目标,Shaw感觉Root更像是失去了一个人生的伙伴。她是天才,所以孤独,机器的存在曾经让她不再孤独。

Root端上了一整盘的Chicken drumsticks with beef gravy,大概十来个,另外一大份椒盐炸土豆块,还有希腊沙拉。Shaw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抓鸡腿,却被Root拦了下来,同时递给她一只叉子:

“烫。”

Shaw不情愿的用叉子吃了起来,吃相依旧霸道。鸡肉非常嫩,配合浓郁的牛肉汁简直好吃的快哭了。Root转身开了两瓶啤酒,递给Shaw一瓶,笑着说:

“鸡肉应该配清爽的干白,但我不觉得你会喝。”

塞得满嘴肉快把自己噎死的Shaw接过啤酒大口喝完,有点脸红。

这真是一幅神奇的场景,神奇度堪比两个人一起揍翻二十个人然后坐在一起喝鸡尾酒。但她莫名其妙的很适应,她觉得Root也是这么想。

“……别难过。”

吃下去最后一口的肉的Shaw突然没头没尾的冒了一句。Root一直在笑着欣赏Shaw吃相的脸突然一僵。她自认从来没人能看穿自己,眼前这个直觉动物看起来是个例外——野兽总是通人的,因为它们从来都不去听人说了什么。

她突然好想去摸摸Shaw的头,然后再拍一拍。

“我很烦当一个普通人,现在。但我也知道我们从来都不普通。”

自己的酒喝完了,Shaw左顾右盼,没找到酒,抬手从Root的手里把她的啤酒抢过来自己扬起头喝了个痛快,低下头才发现Root竟然近在咫尺:

“你干嘛。”

被Root越凑越近的脸搞得有点无所适从,Shaw抬手背擦了擦嘴角边的啤酒沫,神经紧张。

“你很可爱。”

还不等她骂着驳回这句话,Root就亲上了她的唇角。很轻,带着啤酒的麦芽味,然后嘴唇慢慢跟她的唇线重合,压实,随后她就被Root搂住了腰,按在沙发上吻了个天昏地暗。

直到半推半就的被Root拽上床,Shaw的心里想得仍然还是:

“算了,吃了她这么多好吃的,上回床又不会掉块肉。”

可怜的Root。

第二天一早,Shaw是被培根的香味还有煎蛋时发出的声音勾引醒的。她光着身子裹着床单靠着生物本能走到厨房,眼睛都还没怎么睁开。Root看到她这副模样又忍不住笑了,把好吃的都堆在桌子上,然后走过去按住Shaw的腰:

“你吃的那么多肉都去哪儿了……”

“你给我滚开我要吃早饭。”

Shaw一把推开Root就坐到了饭桌前,Root倒也没抵抗,抱着胳膊看着Shaw光洁的后背轻轻地说:

“嗯,吃饱了才有力气被我再吃一次。”

啪嚓。一个可怜的空杯子在还没有品尝到牛奶之前就被Shaw捏了个碎碎。

幸福生活……大概不会就这样开始的。


评论 ( 1 )
热度 ( 133 )
  1. Carsic神经病脑洞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神经病脑洞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3. 挥舞大锤停不下来的程序猿香农神经病脑洞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