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BE预警】:[POI/肖根]Совсем забыть 全然忘却

来自主页君的号召:看完我们一起打作者吧


坚持大锤是受的轩十七少:

※百合向,不适者慎入


※略ooc请勿介意


※本文设定在第三季完结后,若与原剧略有出入请勿介意



清晨的阳光虽然并不强烈,但总是让人失去想要继续睡下去的欲望。Shaw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如她空旷的大脑。


两个月了,没有号码,没有任务。每天所要做的仅仅是将花园里那些花花草草打理一下,然后出去跑跑步,健健身,打发打发时间。


其实她一直觉得Root是故意的,明知道她根本不善于打理那些花草,还非将她安排在了这里。越是名贵的花越娇嫩,偏偏那满花园的花看起来都不平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有一个好邻居,拥有一个好邻居就代表着那些困绕着你的一大堆麻烦可以去掉一半。


“Hi,Ms.Stewart,早上好。”好邻居先生一如这些日子以来的样子跟他的新邻居打招呼。


Shaw扯出一个笑脸,“早上好,Robert。”


“你花园里的花我已经修剪过了,今天傍晚再洒一次我买回来的药就行。”Robert温和的笑道。


“谢谢你,如果不是有你的话,这满园子的花还真是够我头疼的。”Shaw由衷地感谢道。


这话可是大实话,正是多亏了这位身为园艺师的Robert先生的帮忙,Root为Shaw准备的这花园里的花才不至于因为主人的疏于照顾而死去。


想到这里,Shaw又在心里暗暗腹诽了一通,那个女人总是会给她找麻烦。


“不用客气,毕竟我们是邻居,这是我应该做的。”Robert有些腼腆地笑着说。


Shaw看到这个男人害羞的一面总是有一种招架不住的感觉,毕竟她所接触过的那些人中,无论是Harold、John甚至是Cole,都没有一个是这样容易害羞的性格。即使是Harold这个比较温和内敛的男人,除了在John面前显得比较的……不同寻常以外,某些时候还是只能称为绅士的习惯性礼貌而已。


“呃……我去跑步了,再见,Robert。”招架不住索性就闪人,Shaw很好的贯彻了这一理念。


“等等。”好邻居先生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出言留住了Shaw。


“有什么事吗?”Shaw有些疑惑。


“嗯……Ms.Stewart,请问今晚有时间吗?”Robert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只是他眼神中那难以掩去的紧张还是叫Shaw看得一清二楚。


尽管疑惑,但是为了答谢这位邻居这么多日以来的照顾,Shaw还是点了点头:“有的,你说吧。”


Robert似乎很开心,他笑着道:“是这样的,今晚我在我家举办了一个派对,是关于美食交流的,希望你可以一起来参加。”说完,他似乎想到什么,忙补了一句,“当然,如果有别的事情或者不愿意的话请不用勉强。”


Shaw尽量保持微笑的答应:“谢谢,我会来参加的。”


“好的,好的,那么,你请去跑步吧,打扰了。”Robert极力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说道。


挥了挥手,Shaw转身小跑离开。


哦,和这些普通的男人打交道还真是……好累。Shaw有些怀念当初和John在一起工作的日子了。


一天的时间里,除了有一名试图将Shaw的钱包偷走的小偷被她将手扭得脱臼了以外,一切如常,平静而乏味。


“真应该把Bear从John那边借过来的。”Shaw再三叹息,而后换了身衣服出门来到隔壁。


门没有锁,里面灯火通明,显然是热闹已经开始了。


“Hey,Ms.Stewart,很高兴你来了。”Shaw进去没有多久,作为主人的Robert就看见了她并跑上前来迎接。他看着换了一身黑色礼服的Shaw,感叹般的称赞道:“你今晚绝对会是这里最美的人。”


“谢谢,很热闹啊。”Shaw装作四处观看的样子,她实在是不擅长于对这种赞美进行回礼。


“是的,因为来了很多的我的朋友,他们都是擅长于制作各方面美食的同道中人,今晚也都带来了他们要制作的食物食材,现在都正在制作中呢。”Robert领着她四处参观着。


不用Robert说这些,Shaw也已经闻到了空气中所四散飘荡的美食香味,她头一次对这样的派对有了期待的感觉。


“你也很喜欢制作美食吗?”Shaw随口问道。


“嗯,是的,我擅长于制作墨西哥食物,例如这道洋葱黑椒牛肉,你要尝尝吗?”Robert将桌上的一道餐盘里的食物盛了一点递给Shaw,目光中有些期待。


Shaw吃了一口牛肉之后,有些惊讶:“很好吃,Robert,我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高明的厨艺,当一名园艺师真是可惜了。”


Robert腼腆地笑笑,道:“谢谢夸奖,制作美食只是我的兴趣爱好之一,能得到Jennifer你这样的称赞,我很开心。”


Shaw并没有注意到,Robert已经将对她的称呼从Ms.Stewart改为了Jennifer,显然,在她来看,无论改成什么这都只是一个假名,所以完全不值得注意。


正在Robert想继续这场谈话时,一名看起来十分阳光的少年走了过来。


“Hey,Robert,原来你在这里啊,害得我到处找你。”


Robert看见来人,笑着打招呼:“Paul,你来了呀。”随即,他便为Shaw和Paul二人引荐对方。


“Jennifer,这是我的朋友Paul,你别看他这么年轻,但是他可是牛排制作大师,他所制作的牛排怕是泽西市最美味的了。”


“Paul,这是Ms.Stewart,她是我的新邻居,两个月前搬来的。”


Paul自来熟的笑道:“很高兴能够在这个派对上见到小姐你这样的美人,刚刚听到Robert称呼你为Jennifer,请问我可以也这么称呼你吗?”


Shaw挑了挑眉,微笑着道:“当然可以,Paul。”


“那么,Jennifer,请跟我来这边品尝一下我为你制作的菲力牛排吧。”Paul十分自然的将Shaw从Robert身边带走了。


Robert看到这一幕,郁闷不已,却不好发作,只有拿起一边准备好的香槟一口饮尽。


美食派对就在这起码看似其乐融融的氛围中进行下去,除了主人,宾客尽欢。


就在整个派对达到高潮的时候,Paul忽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向只不过刚刚见面的Ms.Stewart表白了。


“Jennifer,尽管我们是初次见面,但是我感觉我们就像已经相恋了一世那么长久,请务必接受我的表白,成为我的女朋友,让我为你天天做你喜欢的小牛排吧。”Paul在派对中心的位置,拿着一束刚刚从Robert的花园里摘来的花,单膝下跪深情款款地道。


Shaw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而这些人中,最为惊讶并且后悔莫及的自然要属作为主人的Robert了。


这两个月的接触下来,他发现了Jennifer喜欢吃美味的食物这一爱好,于是他费了心思举办了这场美食派对,就是为了能够进一步增进二人间的友情,从而在一个合适的机会将友情转变为爱情。只是,这一切计划却在他的好朋友Paul的表白里化为灰烬。他怎么就忘了呢,Paul这家伙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Robert的脸色很不好看,腼腆惯了的他却做不出阻止的举动,只能狠狠地咬着下唇,希望Jennifer千万不要答应这场荒唐的表白。


“……”Shaw一边惊诧地将手中拿着的一杯香槟慢慢饮尽,一边想着一个符合她现在的淑女身份的合适的拒绝方法。


就在全场都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静中时,一个充满诱惑性的好听的女性嗓音忽然在这片沉默中响起。


“宝贝儿,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如此令人着迷啊,”那个嗓音不慌不忙地说道,“不知道,我是不是来得晚了呢?”


Shaw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感觉大脑完全当机了,只是愣愣地转身看着来人,在对来人的身份确定无误之后,又拿起了一边的桌子上放着的一杯香槟。


哦,她觉得她受到了莫大的惊吓,需要喝杯酒压压惊。


穿着和Shaw如出一辙的只不过将黑色转为了白色的礼服的优雅的女人,就这么走到了Shaw的身后。


她微微倾过身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亲爱的,你要怎么回应这个男人呢?难得的表白者,不打算答应吗。”


Shaw这才想起来身前还有一个近似于扯淡一般对她表白的男人,而后低声地对身后那个女人回道:“就看你了。”


说完,Shaw直截了当的一步退到了她的身后。


宛若救世主般及时出现的Root对于她的作法似乎很满意,她微微一笑,而后看着眼前那个已经站起来了的男人,道:“Mr.Smith,很遗憾Shaw不能够被你如此轻易的带走,因为她必须要跟我走了。当然,你也可以跟来,只不过请务必不要让你所属的德西玛公司的人一起跟来,Shaw很怕生的。”


尽管对于Paul是德西玛的人感觉十分惊讶,但是Shaw更想吐槽的却是那句“Shaw很怕生的”,什么鬼?她哪里怕生了?这个女人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啊。


原本阳光开朗的Paul瞬间褪去了那层外壳,他拔出了枪就要射向Shaw和Root,却被Root先一步给开枪杀死。


子弹仿若毒蛇的杏子,吞吐间取人性命。


“你看,如果你放我们走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了。”Root笑盈盈地说道,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她手里的枪也没有停歇的射向了不同的三个方向。


不过片刻之间,四人殒命。在场的所有人陷入了恐慌,开始尖叫着四散逃跑。


“Shaw,我们该走了。”Root扔给了她一把手枪,而后笑着看了一眼斜后方那个犹豫地看着Shaw不愿意离开的男人,道:“两个月而已,你还真是有魅力啊亲爱的。”


Shaw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Root在说些什么。


Root弯起了嘴角,她就是喜欢身边这个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实在让人很有一种想要欺负她的冲动。



坐上了Root开来的车之后,Shaw总算是调整好了心态:“你怎么来了?”


“我收到她给我的信息,说你有危险,所以我就来找你了,”Root一边速度很快的将身上的礼服换了下来,并给了Shaw一套便装,一边侧过脸去,笑着看她:“害怕吗?”


Shaw却也是笑了起来,接过衣服,道:“你觉得我该怕吗?”


终于,这种感觉又回来了。刀尖饮血,纷乱中生存,游走于黑白地带,拯救或者带去死亡。这才是她一直所在的生活,这才是她应该存在的地方。


Root笑了笑,没有说话,开着车超前驶去。


换完装后,Shaw一边查看着手中枪械的情况,一边问道:“现在去哪里?”


“先把身后那些尾巴甩掉,然后送你去另一个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句话,Shaw拿着枪的手顿了顿,而后似乎有些无力:“还是要继续躲下去是吗?”


“暂时是这样,”Root没有隐瞒,“不过我要先弄清楚你是怎么被德西玛的人找到的。”


“难道不是因为那台破机器吗?”Shaw无精打采地说道。


“果然,不是因为这样的话,你也不会让我来救她了。”Root却是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Shaw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就见Root笑着看了她一眼:“喜欢更刺激的是吗?那我们走吧。”


说完,Root把车停在了路边,下了车,将车的后备厢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把MP5K递给Shaw,自己却只拿了两把手枪。


“实在是太怀念你了,”Shaw拍了拍手中的枪说道,而后抬头看到Root手中的枪,挑了挑眉,“你真是一贯的小女儿情怀。”


Root笑着没有说话,两人弃了车朝街边的居民区走去。


“呯”


行进的过程中,Root看都没看一眼,朝左边开出了一枪。而后偏过头笑着看Shaw:“精致同样致死。”


Shaw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身后的枪声开始密集,德西玛的人已经赶到,而Root和Shaw却是转入了一条曲折复杂的小巷中。


“看来情况比我想的要糟糕一些,”Root说着糟糕嘴角的弧度却是半分也没有减少,“Shaw,准备好和我共赴死亡之局了吗?”


Shaw没有说话,而是抬手扫射,将身后跟来的人送入地狱,她看着Root的眼睛,一如以往那样露出了很少能够见到却十分迷人的笑,“如你所愿。”


“你现在的样子容易让人迷恋。”Root笑着说道,而后手中双枪没有停歇的朝身后吐出子弹,冰冷的子弹射入肉体,饮血而就。


身后追赶来的人仿佛无休无止,即使一个又一个的消亡也没有办法止住他们前来送死的脚步。并不是无意义的死亡,这样轻易的死去,更大的意向是消耗。


“还有五个人,就可以出去了。”Root听着耳内那个声音传来的指引声,边朝前走去,边道:“Shaw,我已经没有子弹了。”


Shaw紧盯着身后跟随着她的脚步说道:“六发,你觉得我会打空吗。”


“正如你一直信任我一样,我总是信赖着你。”Root笑着道。


Shaw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索性不再说话。


二人继续前行。后方一人,正中胸前。


5


左转。右边一人,爆头。


4


直走。前方一人,心脏一枪。


3


左转。后方两人,胸前与膝盖。


1


“嗯,还剩一颗子弹。”Shaw说道。


二人面前已是一片开阔,身后复杂混乱的巷道中殒命无数。


Root笑着道:“英勇的将士。”


Shaw看了左右一眼,在确定没人之后,问道:“接下来?”


身边的女人径直走到一辆越野车旁,很是轻松的打开了车门后,转头看着Shaw道:“送你离开。”


吐出口气,尽管不情愿,却也不得不上了车。


“很讨厌平静的生活吗?”Root边发动车边问道。


“或许是不适应。”Shaw老实的说道。


“如果是我陪你呢?”诱惑的嗓音简直能够让人疯癫。


“呃……其实只要让Bear来陪我就好了。”Shaw很显然没有往别的地方多想。


难得的Root也想要叹气了,这可是第一件让她都感到无奈的事情吧。


汽车即将发动,Root看着前方的道路,忽然有一种怪异的违和感。


太安静了,德西玛的人为什么还没有追上来?


不对。


猛地拉开车门,“下车!”


Shaw反应很快的近乎同时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二人方一脚踩地面向前跑了几步,爆炸发生了。


“砰”


巨大的声响,化为废物的车身。一切影像,皆湮灭于火光之中。


四周忽然涌出虎狼无数,朝中间生死未卜的两个人举起了枪。


“呃……”灼烧般的痛感充溢了所有感应神经,Root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Ms.Groves。”不算熟悉却令人厌恶的苍老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


Root看了一眼自己被束缚住的双手,低低地笑道:“Greer,你现在很自得是吗。”


Greer表情平和,微笑着道:“如果是的话,也没有错吧。毕竟,我是最后的胜利者,上帝与我平起平坐。”


“嗯……”二人的谈话不过刚刚开始,Shaw却也苏醒了。


“Root,你还好吗?”她在看到Greer的时候并没有给予太多的表情与注视,而是直接转过了头看着被绑在自己不远处的人。


Root侧过头去,给了她一个笑容。


“真是令人动容的情感,”Greer的嗓音很不合时宜的插入,“不知道Ms.Groves有没有阅读过《浮士德》这部作品?其中有一句我尤为欣赏的话,‘一旦陷入官能的弱点,他们就难以挽救;谁能把那情欲的锁链,凭一己之力打破’。”


“‘你身上的魔性已经不轻,而最令人扫兴的事,莫过于恶魔轻生’,这句话,应该会更加适合你与你的上帝,Greer。”Root笑得一如既往的诱惑。


Greer走上前去,看着她,眼神平静,“上帝怎么会轻生?他只会给我们带来永恒。”


“上帝当然不会轻生,但是懦弱的臣子却会把他统治的朝代提前葬入地狱,”Root扫了一眼Greer身后那些全副武装的下属,“我相信你如此大费周章把我们带来绝不会只是想跟我谈论诗剧或者探讨人生,恶魔也尽快亮出爪牙吧,否则未免太过无聊。”


“Mr.Finch在哪里?”Greer也不在意的直接进入了主题。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上帝呢?”


“蝼蚁的生死也要叨扰上帝难道不显得无趣吗?”Greer退后了一步,“Ms.Groves,上帝与我的耐心都是有限的。”


Root笑着不说话,而是垂下了头。秀丽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庞,于是看不清表情。


“Ms.Groves,你应该知道在这里你的机器已经没有办法帮助你了。正如之前那般,你所接到的一切指令,都是被Samaritan伪装过的,你还相信着你的机器的能力吗?”


Root重新抬头,笑着看他,眼神中带着怜悯的意味,“Greer,你觉得你能够抓到我们真的是因为Samaritan的能力吗?”


Greer微微皱了眉,遍布皱纹的面上更显沧桑,他转过头与自己的下属交流了几句,在确认了什么之后,复又转回来,看着Root,道:“Ms.Groves,看来你故弄玄虚的能力与你的美貌一样出众。”


Root微笑着,说出了军事家Robert·Lee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声音轻柔,仿若吟诵:“还好战争是如此的残酷,要不然我们真的会爱上它。”


话音刚落,强烈的爆炸声响彻耳际,热浪扑面,震动的感觉就从脚下传来,如此真切。


一阵骚动,Greer的下属很快的围了上来保护他。


“杀了她们。”Greer在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之后在下属们的掩护下转身离开。


“咔擦”子弹上膛,危在旦夕。


“呃……”


刀片的速度却远比子弹还要迅速。来不及呼救,执行死刑的二人便一命呜呼。


Shaw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解开了,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看着地上两具尸体,道:“下次搜查武器的时候,别忘了检查手指甲。”


说完,她转身走到Root身边,帮她把绳子解开。


Root微微侧着头,就如当初在放置Samaritan的基地Shaw及时出现将她救下一样,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


那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没有原因的信任。所谓信任,就是即使我让你远离我,远离危险,但在我陷入危机之中时,我相信你总会及时的出现,犹如王子。


“爆炸是怎么回事?”Shaw的疑惑显然一点都不比Greer少。她自然清楚Greer那句话并没有说错,Root的确是在故弄玄虚,她们被德西玛抓住并不是什么陷阱,而是的的确确中了德西玛的埋伏。


“Shaw,”Root看着近在眼前的人,终于是稍稍俯首,在她额上印下了一个吻,“我们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Shaw愣在原地,大脑是少有的空白,反应不过来的迟钝。


“嗯,好像我来的有些不是时候?”带了些兴味的女性嗓音在这短暂的沉默间响起。


Root微笑着转身看着来人,“不,正是时候,我们也该离开了。”


Zoe笑了笑,而后抱臂侧着身子道:“房顶,John和直升机在等我们。”


Shaw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她有些复杂的看了Root一眼,而后沉默着任她拉着自己往楼顶上走去。


爆炸引起的火势越来越大,盘旋而上,犹如长龙,势不可挡。很快的,火龙已经逼近楼顶的位置了。


“哒哒哒哒”直升机机翼发出的声音愈发明显,钢铁冰冷的羽翼,此刻看起来却是代表了生命生存下去的强硬。


直升机距离楼顶的位置已经十分接近,软梯放了下来。


“走。”Shaw反握住Root的手,带她走向希望。


尽管她现在心情依然复杂,但是她很明白,Root不能死,她们谁都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剩下的那些,等安全之后再说。


Zoe第一个向上爬去,很快的便进入了直升机内部,里面有John在接应她们,而驾驶飞机的无疑是除了格斗样样精通的Finch。


“你先上去。”Root让开了位置,示意Shaw走前面。


Shaw皱着眉看她,执拗的不动脚步。


“去吧,我想看你在我的身前。”Root笑着道。


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Shaw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向上爬去。


不过是几步的距离,很快的Shaw便平安无事的进入了直升机中。她转身看着下方那个女人的身影,伸出了手示意她赶紧上来。


Root朝她露出了如之前那般令人安心的笑容,而后她伸出手握住软梯开始准备向上攀爬。


危险,永远发生在那一瞬间。


“砰砰”


“哒哒哒哒哒”


是手枪和冲锋枪交杂在一起的声音,而在此刻,却仿若恶魔的低吟。


“呃……”Root摔了下去。


子弹射中了她的右腿,现在,她丧失了行动能力。


“Root!”Shaw纵身便要跳下去,却被身边站着的John一把拉住。


Shaw转过头看他,眼神中满是杀意。


John皱着眉,摇了摇头。


直升机下方,德西玛的人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


“呯呯”


子弹射击在直升机机体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这还只是离得远了的效果,如果走近,他们将难以突围!


“Finch!”John朝驾驶着直升机的人喊了一句。


直升机开始向上飞起,距离地面越来越远。


Shaw眼睁睁地看着被那群人围在中间的那个女人笑着看她,而后于枪声中倒下。


世界便此倾塌。



宁静而安逸的午后。书房中,身材并不算高挑体态却十分匀称的女人拿着一本书平和的看着。清瘦的面庞沉静如水,总是锐利的眼神此刻一派平静。


“只要你想念我一时片刻,我就会永世记您于心间。”


眼神凝固于这句话之上,良久,合上了书。


将书放回书架,转身离开。


浮士德三字,宛若追忆之言。


打开门,Shaw看着门前繁盛如初的花园,沉默不语。


“Jennifer!”一个显得十分激动兴奋的男性嗓音在一旁响起。


男人走近,他看着面色如水却并没有看他一眼的那个人,走近的脚步便放慢了。


“嗯……Ms.Stewart,你最近还好吗?”曾经的好邻居先生抑制住自己的心情轻声打招呼。


在经历了那次派对的事情之后,他自然是看出来这位Jennifer小姐拥有着不普通的身份,但是,他就是难以忘怀。这个神秘如同梦一般的女人,就像过客一般,从他的生命中匆匆走过,却惹得他无法释怀。他希望还能再见到她,无论她的身份是什么,他都想要当着她的面表达出自己的爱慕之意。


幸好,他还能再见到她。怎么能叫他不欣喜?


Shaw依旧没有看他,她的眼中似乎只有她面前的那些花,那些红艳似火,仿佛要燃尽世间万物的花。


Robert有些犹豫了,他是看得出的,Jennifer比起以前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她的视线始终没有在他身上扫过。


“这些花开了有一段时间了,花期一过,就要凋谢了。”Robert见她只看花,便聪明的选了关于花的话题来说。


“这花……是什么品种?”Shaw终于是开口了。


Robert见她开口,好似得到了鼓励,便笑起来,道:“它叫火红郁金香,是世界上罕见的七种花之一,它的身上还有一个流传至今的故事。传说……”


Shaw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便不再理会身边的男人,径直走向花园外。


“哎!Ms.Stewart!Jennifer!请等等!”Robert懊恼的追上去,他不甘心,他不想要这次机会就这么从自己眼前消失,于是他于此生中第一次大胆的喊出了自己的心意,“Jennifer,无论你是否相信,我真的爱上了你!”


Shaw置若罔闻,依旧朝前走着。


“我的心意,就像这些花一样,毫无保留的为你释放!火红郁金香的花语,正如爱的使者,它代表着爱的宣言啊!”


脚步停顿,Shaw转过身,眼神平静的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什……什么?”Robert愣了一下。


“花语。”


“呃……爱的宣言。”说完这句话之后,Robert眼睛亮了起来,他感到面前这个人的情绪似乎有了很强烈的动摇,这是否代表着他有了希望呢?


Shaw忽然笑了起来,笑得不大声,却好像止不住一般用手捂住了嘴。


浮士德、郁金香。所有的一切让她再无法忘记。


记忆到了最深刻,却早已全然忘却。


她和他们何其相似。


她说,我们永远不会是一个人。


其实,我一直是一个人。我们,才不是一个人。


仿若死去之人的灵魂附体重生,Shaw戴上了那个人永远不离身的耳机。


熟悉而充满诱惑性的嗓音却带着机械般的感觉响起


"Can…you…hear…me?"


短暂的沉默后,一声低笑


"Absolutely."

评论
热度 ( 119 )
  1. JFM不遇子期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H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

©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 Powered by LOFTER